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找一份工作 >> 正文

【酒家-小说】尴尬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新竹从乡下搬家到了个新小区,尽管左邻右舍全是陌生的了,但她还保持着住平房时的习惯,上下班了看见一个单元的人总是微笑着打招呼,看见了邻居家的小孩子放学了,而大人不在家被挡在了门外挨冻,便领到自己家取暖,打发他们喝水吃东西。还仍习惯着原来的居住环境——打开门,大家都是知无不言的熟悉朋友;关上门呢,大家是隔着院墙也能拉呱、有事就相帮的近邻。

一天小弟送来一大袋冬枣,枣,很甜。楼上那时仅住着三两户人家。她依然保持着住平房时的习惯,装了些送给楼上昨天才搬来的那家,因她看见那家有个比自己的小不了多少的孩子。早饭后上班前她才上楼敲门,怕敲早了耽误人家睡觉。梆梆梆,轻轻三下,停了片刻,屋里没有声音。又稍稍加了力度,再敲三下。里面传来尖锐刺耳的不友好声音:“谁?”新竹听见那带有敌意的声音,犹豫了一下,才尴尬地轻笑:“我——楼下的。”屋里的声音倏然变得甜美了,屋里那个娇小漂亮的女主人大概也因为自己的抵触语调不好意思了吧。听见她一边说着“来了,来了!”一边脚步声在走向门口。打开门,她看见站在外面的新竹,不好意思的说:“大姐,进来坐吧!”新竹摇了摇头:“不啦,快到点上班了,孩子的叔叔送了些冬枣,拿点来给你的小孩尝尝。”那个女主人的脸上霎时绽开了笑靥,扭头朝自己的老公说:“你看,你看,人家大姐......”新竹道了声再见,飞快下了楼,心想,人家对陌生人保持着警惕呢,不像自己这种没心没肺的人哪。

那天中午下班,看见对门老太太一手提着两个孩子的书包(老太太专职伺候孙子孙女这两个上学前班的小孩),一手提着一箱奶准备上楼,她热心地说:“大姨,我帮您提着吧!”老太太乐呵呵地说好。帮着她提回了家,老太太非让进去坐会,之后忙着拿水果,她拒绝了,说要给孩子做饭。晚上下了班,看见老太太在小区门口兜售衣服,她过去打了个招呼,随手摸了摸衣服的质地,不错,很柔软,穿着肯定舒适,她跟老太太说了一个尺码,结果没有,老人说,回家后找给她。

老太太一会儿送来了三件同一型号不同颜色的,说,你试穿吧,哪件色好要那件。大概感激她中午帮着提东西吧,老人很细心,热情。一再说,这是她媳妇在服装厂拿回的出口转内销的,布料一米就一百多元,在大商场要二百多元一件呢。老太太回家了,她反复试穿,之后选留了两件,她仿佛听见老太太在街上吆喝一百二一件,于是,她便揣了二百四十元钱按响了对门的门铃。她想着在门口把钱给老人就行了,老人也不接她手中的钱,非拽着她进门不可,之后呢,便接过她的钱,一边堵着门不让她走,一边从一个尼龙绸兜中往外掏钱,之后把六十元钱放在她手上,说:“邻里邻居,我还能挣你的钱?远亲不如近邻呢!我媳妇从厂子拿就是九十元一件,我权当给你捎了件。”新竹很不好意思地说,大姨啊,你该怎么算就怎么算,哪能让您白忙活呢?新竹快速把钱丢在桌子上,转身出门,老太太捡起钱又追出来趁新竹开自家的门时,丢到新竹家门里,说道:“楼下的买也是这么算的,不光对你。”又转身麻利地关上了自家的门。新竹耸耸肩,心想:尽管挣得少点,老太太肯定还挣钱,不要就算了吧。

隔天,新竹穿着新衣服上班,同事们纷纷过来欣赏,有的远远端详,有的伸手摸摸衣料,都夸不错。问在哪买的,多少钱。新竹一一作答。之后,有一个同事说让她给捎件。新竹答应了。中午下班回到家,丈夫迎上来接着她的包,说:“对门大姨刚才过来说,她媳妇叫告诉你,不要出去说九十元一件,否则,人家就没法卖了。让出去说一百二一件。”新竹心中打了个隐寒,自己在办公室就说的是九十元一件,怎么办?过去商议一下大姨吧,反正就一件,权当她多捎一件就是了。过去刚跟大姨开口说同事要一件,还未等继续,老太太就扎紧了口:“嗨,给你啊,咱是邻居,谁挣你一分钱不是人。远亲不如近邻嘛,邻里邻居,有个头疼脑热还得邻居相互照应呢,但是你的同事,我可不白忙活啊,一百二十块钱一件,要就要,不要拉倒,我去早市一早上就卖二三十件,他们都识货,一分钱不省。”新竹的口尴尬地张了好几次,又把话咽下去了。拿着那件衣服,说了声,大姨,下午捎钱给你,便回了家。之后和丈夫说:“不行我给垫上三十元吧,那个同事我已说了九十元一件呢。给她照一百二,会以为我赚她钱呢。”丈夫不置可否。下午,那件衣服捎到了,办公室好多身材相仿的都试穿了一下,之后这个说,给我捎件粉的,那个说,我要件大一个尺码的蓝的,又一个说,黑色的不错,好配上衣,给我捎件。每说一个,新竹的心就往下沉一次。一个,两个,三个......这个月快放暑假了,准备去看望很多亲朋,本来工资就缺口,这下啊工资得白白搭上多少啊?新竹,这个从不会撒谎的实诚人犯了难。心里直埋怨:都怨自己脑子不会拐外,总是像老百姓说的那样——彪子报丧,实打实。这下可怎么办?自己不是个小气的人,可这么往上垫钱也着实心疼。不想了,越想头越大。

又下班了,新竹有气无力地按响了门铃。早到家的丈夫看她脸色不好,问:“不舒服?”她摇了摇头,之后还是忍不住把自己心中的难场说了出来。然后对丈夫说:“都怨我不好,以为人家对门大姨肯定也挣了咱的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对同事说出大姨给咱的价。这下可好,怎么收场?”丈夫沉吟了一会,说,你只能告诉你的同事说,人家大姨家的衣服卖完了。否则,这次垫上几百,再有要的呢?新竹无奈,想,只有这样了。

要撒谎啊,明儿面对同事,从未撒过谎的自己会不会撒不圆呢?这一夜,新竹失眠了。

安徽治疗癫痫好的癫痫医院
儿童癫痫病多久能痊愈
癫痫持续状态的治疗选什么药

友情链接:

千娇百媚网 | 孕妇可以吃川贝 | 开元骨科 | 驾照场地考试技巧 | 时尚女人服饰 | 我爱查美乐全集 | 图腾龙纹身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