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在线观看爱情公寓 >> 正文

【流年】惊蛰(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如果不是小姑子寥红结婚,开芝的生活一如往常,一如结婚八年来的多数周末下午,睡一觉到三点多,起来做些家务,准备晚饭。老公寥胜如在家吃,添两个菜,如果不在,她和女儿乐乐就吃得简单些。晚饭后收拾厨房,准备次日早餐。若吃泡饭,先往饭里加些水,让饭泡涨,明早煮起来省火;若吃粉,先把粉煮熟沥好,明早过下开水;若吃豆浆馒头,把各种豆子泡上,添小把黑芝麻,明早边打豆浆,边微波馒头,抹点凉开水,先二十秒,再换个方向转十五秒。如果一口气转,馒头易发干变硬。这些都是开芝在主妇生涯中积攒的经验。

这个恒定规律在这个周六中午被打破。因为寥红的婚席上,老公廖胜碰上了几位老街坊,有个黄胖子,和寥胜穿开裆裤一块长大的,现在开出租,黄胖子叫寥胜“寥老板”,非让他多喝几杯,不然就是看不起他。

寥胜说,我他妈什么老板,做点磨死人的小生意,“烧的香多,惹的鬼多”,一天到晚的烦心事!黄胖子说,不管啷样,总强过我们这满街拉客的!比鸡不如!

酒就喝高了,散席,寥胜腿有些打晃,开芝把他扶到大厅一角,两张椅拼一块儿,扶他躺下,想等他酒劲过去些再走。开芝还沉浸在婚礼开始的浪漫中,公公挽着女儿寥红的手,在《婚礼进行曲》的伴奏中,走向红地毯那头的女婿,三人手捧礼花,簇新光鲜。开芝都想哭了!她既遗憾又感动,她的婚礼没这么浪漫,只是双方父母上台说了几句,主持人宣布开席,全体就乒里乓啷吃将起来。

寥胜真喝大了,一摊泥样,电话进来时他一点反应没有。开芝本不想接,但电话在裤兜响了几次,她接了,是廖胜一个熟人,因和单位管人事的关系不好,想让寥胜替他开个什么公司证明。开芝让他明日再打,挂了电话。一会短信响,开芝没理,过会儿又响,开芝就看了,未读消息第一条是提供假发票的广告,第二条,“还没散席?我和老朱吴姐打麻将,你快来!”发信人“苏”。

开芝愣了下,有点没回过神。苏是谁?毫无疑问是个女的,且对寥胜动向清楚得很,知道他在席上。从口气来看,他们关系非同一般,不然她凭什么要让他“快来”!这“快来”中有种怨嗔的发号施令。

开芝心里一沉,有点大事将生、风雨欲来的沉。她甚至想这个苏和寥胜应当上过床了!开芝捏着手机,她并没喝酒,但感觉有些想吐。她接着翻短信,却无所获,她想一定是寥胜删掉了。她掉头去发件箱,找到一条发给“苏”的,“堵车,快到。”时间是某日晚九点半。

开芝心惊肉跳。

寥红两口子在门口送客,闹哄哄的。开芝走过去,让乐乐跟爷爷奶奶回去住一晚,明天反正周日。

寥红问,要不要找人把我哥送回家?

不用,他酒劲过去就没事了,我一会儿开车回去,你们忙去吧。

短信又响了,“??????!”,这一串符号里包含着诘问生气使性子。

一直到傍黑,寥胜还没醒,在逼仄的椅上他睡得纹丝不动。开芝弯着腰,头抵着膝,环抱头,好似也喝瘫了。服务员来问,要不要点个晚餐?我们这有炒面炒饭……她头都不抬,摇了摇。

经理走来说要打烊了,开芝用劲推了把寥胜,他似有些松动。她又揎了一把,寥胜微睁了下眼。

2

到家,寥胜还有些摇晃,开芝自顾开了门上楼。进门胡乱洗把脸,倒在床上,也不觉得饿。她听见他进洗手间的声音,她想他一定在看手机。他一定看到苏发来的短信了,大概也知道她看了,但又怎样呢?他完全可以解释说是普通朋友发来的,这两条短信远够不上出轨证据。事实是,该发生的已经在她姚开芝看不见的时间地点发生!

口渴得厉害,她去厨房倒口水喝,见水池里一把韭菜,想起本打算晚餐吃韭菜饼的,今天惊蛰,春耕开始的日子。台历上写,“惊蛰时节饮食起居应顺肝之性,助益脾气,令五脏和平。”在她老家,这天要吃韭菜盒或韭菜饺子,以生发阳气。现在还吃个什么劲呢?阳气生发了用到哪儿?他生发了又不会用到她开芝身上,还不是用在那个“苏”身上——开芝想,一准是个骨头发酥的贱货!

去厕所用水,她闻见自己浓重潮湿的体味,还有袜子臭,袜子是楼下小店十块钱四双买的,不是纯棉,穿了两天就有味儿。她觉得自己整个臭哄哄的,日子整个臭哄哄的!

寥胜在门外说,“我今晚睡乐乐房,省得酒味熏你……死黄胖子!害死人。”她“嗯”了声,心想是方便给那女人发短信吧!

寥胜这人滑头,除非有死证,否则休想从他嘴里问到点实话,和他处了这些年,她不知道他吗?向来卤水煮鸭子——肉烂嘴还硬!现在还不是闹的时机,再说她也没一点气力了,她连动动小手指的气力都没了。

床是结婚时购的,相对他们那时的身量合适,后来就有些局促,他们都发福了一圈,尤其是她,腰围从一尺八增至二尺二。她仰面躺着,觉得自己有点像寿终正寝,她也真希望自己死掉算了,做人真辛苦!结婚这八年来她开芝对不住他寥胜吗?婚前他一穷二白,在大学门口卖过手机卡,后来盘了校门口一个话吧。说是话吧,只是别人店铺中间的过道,搁了六七部电话机,他办理了包月套餐,长途算下来几分钱一分钟,收顾客三毛一分钟,开头挣了些,后来竞争大,附近公用电话降价,话吧只能关门。他又到广告公司做业务员,花一百块在批发市场买了套西装又花五十块买了个公文包,成天出入写字楼拉业务,气受了不少业务没拉到什么。开芝就是那会儿认识他的。她从老家小镇来省城两年,在家公司当文员,有个同事是寥胜同学,介绍寥胜来谈业务,一来二去就熟了。开芝记得有次寥胜生日,几人出去下小馆子,唱K,寥胜喝了酒,一个劲地吼《一无所有》、《大花轿》、《精忠报国》,嗓子都吼哑了,开芝知道他郁闷,唱到最后几个人都泪流满面……那以后没多久,他们就好了。她喜欢他,她确定地知道,自己喜欢他!喜欢他什么呢,她讲不出,有人说过他长得有点像香港那个明星许志安,就是和郑秀文好的那个,开芝此后就听了不少许志安的歌,看了不少郑秀文的片子。开芝真说不出喜欢他什么,她以前认为自己不会喜欢活泛男人,可寥胜恰是挺活泛的那种。她以前认为自己不会喜欢理平头小眼睛的男人,可他就是这么个男人,这一切没理讲,和他在一起她就心里酥麻,起化学反应。他们约会第三次就上床了,开芝见他右臀上一块胎记,心里柔软地牵扯了一下,介于恸与感动之间。

约会时寥胜用进口安全套,开芝说干嘛买这么贵的,寥胜笑,“这可不能图便宜,人命关天哪!”寥胜那时常逗她开心。谈恋爱开头还下下小馆子,后来她发现他腰包真实状况后,就改粉面摊了。她说她最爱吃拌粉拌面,为表示百吃不厌,她一气吃两碗——撑死了又能吃多少钱呢。摊主看她,可能觉得她这么瘦还挺能吃,寥胜和摊主说,我老婆怀孕了,胃口还真好,一只牛怕也吃得进!她在桌子底下踢他,乐死了!

说来那时穷是穷,可也真没觉得苦。有次下雪天,寥胜用辆二手摩托载她看电影,过十字路口,地滑,摩托翻了,她摔在地上。那么些眼睛,包括小车窗里的,都看她,那会儿她虽不是大美女.至少也挺说得过去,她狼狈地从地上爬起,又去帮寥胜扶摩托,一路寥胜没吭声,她在后头装作没事人般说说笑笑,手掌摔破皮也没吭气。影院,寥胜握她的手,她缩了一下,他举起她手,问她疼不疼,她说不疼,真的,他眼神里那种抱歉、怜爱让她只觉得甜,真不觉得疼!

结婚还是租的房,订婚席时两人在小酒店研究了快一个钟头菜单才定下——又想省钱又不能太寒酸,让亲戚朋友笑话。直到婚后第三年他们才买了个两居室,乐乐长到八岁多,家里没请过一天阿姨,她原本在一家信息台当话务员,生乐乐前几个月辞了工作。后来再想上班,身形发福了,工作也不好找了,再后来寥胜的公司渐有起色,钱赚了些,买了辆七万块的车,她索性在家当全职主妇。

她躺着,所有重量都交给了身下的床垫,可她仍觉得身子在一个劲往下掉,突然理解了“铅一般下坠”的感觉,她以前觉得这说法夸张,现在才晓得它多贴切!她的心的确是往下狠坠了下,足足坠了有三公分!到现在,这心还是没回复原位,她也不知它还会不会回复原位了,兴许就像坏掉的弹簧,永远回不到原位了。

累到极限却睡不着,她想立即到隔壁与寥胜谈!可怎么谈?不,她怎么能傻到这田地呢?她不多掌握些证据有什么好和他谈的,他横竖不会承认!寥胜这人有股子赖劲,以前喝醉时他冲一个有点矛盾的邻居的车狠踹了几脚,门卫听见动静,过来问,寥胜说谁踹了?啊?谁见我踹了?!寥胜就有股子当面也说瞎话的赖劲儿,开芝一遍一遍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一定要忍住!千万不能冲动,别把事搞砸了。

她努力调动记忆,搜索情感杂志和电视上遇到此状况时的“专家建议”,她想起有篇文章里说,发觉丈夫外遇,妻子忌冲动,一定要“软着陆”,不能“硬着陆”,否则易把事情搞砸。好吧,软着陆,可这陆在哪儿呢!

3

她连接几晚失眠,早起镜中脸色不忍卒看,口角也烂了。买菜路上,有个外地女孩叫她,“阿姨,请问……”她漠然朝东面一幢楼扬扬下巴,那女孩,二十几岁吧,叫她“阿姨”,她叫她“阿姨”!她今年三十四,才大她多少?

路过一楼阳台改的水果摊,阳台墙上镶着半面镜子,估计以前装修留下的。她走过去正好看到一个头发乱蓬蓬的女人,圆脸厚肩,毫无审美诉求地套着件暗绿风衣,这模样,人家不叫她阿姨,难道叫她姐?

还有几步路到家时,有个女孩冲她走来,眼睛殷切地望着她,开芝心里烦躁起来,又碰到个问路的不成,她现在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美女……打扰一下。”是美容院促销小姐,这句亲热的含着笑意的“美女”让开芝没好意思立即走开,虽然她知道自己这样儿绝不是美女,虽然她知道“美女”早滥大街了。有年她去广州一亲戚家,听见婆婆婶婶们都被喊作“美女”——相当于,“哎,那女人”,如此而已,和美女的字面意义早已无关。停下了步子的开芝听见小姐说,美容院三周年店庆热情回馈新老顾客,现二十八元可享受四百八十八元的护理项目,包含面部保湿护理两次+中医局部减肥两次+卵巢保养两次+艾熏眼护两次,可分多次体验!另外可参加抽奖,奖品有二百八十八元的玫瑰经典系列装、价值一百六十八元的皇家SPA防晒霜、价值九十六元的玫瑰SPA清洁凝胶、价值八十六元的风情洁面泡沫。

听上去,这二十八元像用一条蚯蚓钓上一连串大鱼!开芝有点怀疑,也有点动心,她从没在美容院包过卡,但她与朋友去过,现如今家庭作坊式的美容店做次脸也不会少于三四十,况且这二十八元包括这么些项目,况且这些项目哪一项都是她所需!小姐还在介绍,“我们店是连锁店在本市开有十八家分店。要么美女现在有空就去店里登记体验一下,我们店离这走路七八分钟,我会为您安排最专业的美容师为您测试分析皮肤……”开芝有些晕,拎菜的胳膊酸胀无比,她既谨慎又心动,最后她下了个决心,去!她把菜搁在门房,和小姐去了店里。

是家花枝招展的小美容店,在一个楼盘的商业街上,那楼盘离家虽近,开芝却从没进去过。开芝从一个热情的小姐手中被传到了若干个热情的小姐手中。店内有来为店庆帮忙的美容督导,以及美容师和店长,小店快挤满了,她们都亲热地管开芝叫姐或美女,有女孩让她坐在一台测试仪前为她测试皮肤。测试结果表明她有诸多皮肤问题:色斑、毛孔、松弛。店长让她交二十八元先体验保湿护理,并给了她一张粉红的抽奖纸条,说两周后店庆日来店内抽奖。

开芝躺在那儿,上膜后居然睡着了,这几天她着实太乏,此时房内淡淡的精油味令她进入一个陌生场域,她催眠般感到沉重倦意。是的,在家她无法安睡,家里每一寸每个角落都有寥胜的气味,对她是没法忽略的刺激。

卸膜时,她催小姐快点,中午十一点半了,她要回去做饭。小姐出去换水,短信响,寥胜的,“下面来了客户,不回。”下面指的是地市的合作方,寥胜现在业务有一半在地市,这也是他常出差的理由。换以前开芝没什么想法,这回,她狠狠地、充满怨忿地想,“下面来了客户”,谁知道是哪个下面呢。

出了美容院,开芝不想回家,回家对她是桩负担,她害怕一人呆在屋里,这个住了五六年的房子突然变得陌生叵测起来——谁知道这屋里这床上有多少她不清楚的秘密?

小区旁是家发廊,开芝想刘海该修修了。她走进去,突然觉得不光要修剪刘海,还应染个色。她这齐耳根的发型留了若干年,她自己不烦,有人早看烦了吧!也早有理发师劝她做个色,说她发色深.配上颔角略方的脸型看去显沉闷。

“我想染个发。”她对穿紧身绿T恤的师傅说。

“几号色?用哪种产品?”

她指染发色谱上的栗色给他看,男人“哦”了声,说这个五号色一百块以内的产品用完了,还没补货,现只有一种一百八十八元的染色剂。

湖南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
陕西治疗癫痫病医院那家好
兰州知名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千娇百媚网 | 孕妇可以吃川贝 | 开元骨科 | 驾照场地考试技巧 | 时尚女人服饰 | 我爱查美乐全集 | 图腾龙纹身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