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青岛新开盘楼盘 >> 正文

【军警】紧急集合(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紧急集合

熄灯号每天准时奏响,刚刚躺下没多久,车库外面就响起“嘟嘟!嘟嘟!嘟嘟!”急促的哨声。

乍一听到这个声音,谁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李青不耐烦的骂了一句:“有病吧?都响号了还吹哨!”。

班长听到哨声,腾地从床上坐起来,他伸手就把我的被子撩开,大声的喊:“是紧急集合!快穿衣服打背包!”大家一听,谁都不敢怠慢,一轱辘从床上爬了起来,仓促的穿着衣服。

车库里的电灯被排长打开,屋里面顿时大喊大叫的乱成了一团。有的是两个人抢一条裤子,有的是穿错了衣服,还有的是鞋不见了。最逗乐的是,竟然还有人穿着裤头就往外面跑,排长拦住他一问才知道,原来他把裤子洗了,现在,连背包带再裤子,还全都在外面。

见到这样混乱的场面,我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忙里偷闲地和志强开着玩笑:“志强,一会儿你可别把鞋穿错了,我那只鞋掉进过粪坑。”志强说:“放心吧错不了,哪只有味儿,我就不穿哪只。”哈哈!我们俩都开心地笑了。“哎呦!班长,我肚子疼,现在还能去上厕所吗?”我不合时宜地和班长开起了玩笑。班长有些焦急的说:“你还他妈的有心耍贫嘴,超过了时间,看我怎么罚你!”

对于紧急集合这类事情,我还真不是老王卖瓜。新兵连里有很多没有受过任何教育的新兵,这会儿,他们连背包带还都找不到呢,我有什么可担心能拖全班的后腿。所以说,我是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无论我有多磨蹭,最后一个出去地的,肯定不是我。

“报告连长!全连紧急集合完毕,请指示!” 值班排长向连长报告着全连集合情况。连长看了看手表“六分五十秒,这离部队条列中的要求,还差的很远。部队条列中规定,紧急集合的时间是三分钟,而且是在不开灯的情况下进行。你们自己看一看身上穿的衣服和打的背包,是什么样子?哪一个符合军人条例中的规定?简直就象是国民党逃兵。”

新兵们互相看了看自己的穿着和背包,不禁都笑了。今晚我们的装束也的确太狼狈了,有抱着被子跑出来的,有把一双鞋左右穿反的,还有的裂着裤子,“文明扣”都没系就站在了队列里;总之,新兵们各个都是洋相百出,令人啼笑皆非。

“这一次紧急集合是预演,下去后要好好的训练,再要是集合成这个样子,我让你们一晚上都别睡!什么时候合格,什么时候睡觉,听清楚没有!”连长大声的问着新兵。“听-清-楚-了。”新兵们有气无力地回答着连长的问话。“不行!妈了个屄的,象是要睡着了似的。我再问一遍,要大点声回答,听清楚没有!”新兵们攒足了力气,异口同声的回答。“听清楚了!”连长这才爽快的说了声“解散!”。大家拿着自己的行囊,乱哄哄的回到屋里。

清晨,“嘟嘟!嘟嘟!嘟嘟!”急促的哨声再次把大家从谁梦中惊醒。这一次没有人再敢耽搁,大家纷纷从床上爬起来,迅速地穿着衣服,打起背包。我和志强配合的很默契,俩人将被子一人拽一头,一叠三折,再来两次对折,就完成了背包的准备工作。等两个被子全部叠完后,我们夹起背包,一边用背包带往上捆,一边迅速地跑出了车库。

这个方法,是班长教给我们的绝招。他讲话:“部队在特殊的情况下,只要求用最短的时间,完成把部队拉出去的目的。至于背包打的漂亮不漂亮,并不重要。只要叠好了背包卷,先跑出门去,剩下的工作就可以在行进中完成;象站在队列里,把背包打好,鼓捣鼓捣身上的装备等。能做到牢固、结实、不散,这就算完成了紧急集合的任务。”

“报告连长,全连集合完毕,用时4分40秒,应到82人,实到80人,两人正在站岗,报告完毕。请指示!”值班排长麻利的向连长报告着全连集合情况。连长走到队列前,很严肃地宣布:“接到上级指示,有一股越南特工潜入我国境内捣乱。我命令你们,火速赶到元阳路口,消灭这股越南特工,完成任务后立即返回。听清楚了吗?”“听清楚了!”也许是头一次听到这样有刺激的军事演习,新兵们回答的很干脆响亮。“出发!”连长大声地发出命令。

大家在值班排长的带领下,迅速朝元阳公路方向跑去。一路上,有背包松开的、有水杯子掉地上的、有牙膏和毛巾丢了的……都当兵一个多月了,有些兵的素质还真差,这要是真的赶上一个紧急情况,那不是请等着暴露目标吗。

我到是很喜欢紧急集合这类训练。因为,它既能反映出一个军人的整体素质,又能发挥我的一技之长——越野。跟在排长的身后向前跑,只觉得越野的速度太慢,要是能再快一些,我才感觉过瘾。

自从搞过两次紧急集合以后,班长每天晚上都要让我们蒙上眼睛练习打背包。训练一天了,到了晚上休息也不让人塌实,几天下来,人都快给折腾散了。如今夜里睡觉,我们不光要起床站岗,而且又多了一项艰巨任务;那就是身边还要准备好一根“绳子”,随时应付连长的紧急集合。

一天晚上,正轮到我和志强站班岗。浓浓的迷雾锁住整个山沟,黑洞洞的,看不见对面一点物体。手电光在这样漆黑的夜里,就象是鬼火一样,发出一点点微弱亮光。望着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我俩正为这样恶劣的天气,偏偏赶上自己站夜岗而自认倒霉时,连长和排长们拿着手电筒从连部里出来。

“今天的口令是什么?”值班排长走过来问。“胜利!”我和志强回答。“回答呢?”“人民!”“哦!”值班排长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表,把头扭向连长问:“可以开始了吧,连长?”“开始!”连长很肯定地点着头。我一看,这是要紧急集合呀。我的兴奋劲一下起来了。我对志强说:“嘿!这下咱俩可不闷的慌了,我们有热闹看了。”

出乎我们的预料,排长的哨声响过一分钟之后,全连新兵就整整齐齐地排好了队。这个成绩,连老兵都做不到。我俩一扫听才知道,原来,排长们为了能取得好成绩,事先就把今晚要紧急集合的消息,透露给了班长,班长又紧急通知了底下的战士。这样一来,今晚的紧急集合,除了我和志强正在站岗没通知,对所有的新兵来说,这已是不属于秘密的秘密了。新兵们在班长的指挥下,准备工作进行的有条不紊,大家事先穿好了衣服、裤子躺在床上,专等哨声一响,打起背包就跑出了房间。

连长简单的表扬了全连官兵,然后宣布解散回房休息。新兵们都为今晚的顺利过关,而感到沾沾自喜。回屋后的很长时间里,房间里始终是嗡嗡的不能安静。

没过多久,连长又从连部里走了出来。他听着车库传出来的嗡嗡声,感到非常的恼怒。他自言自语骂道:“妈拉个屄的,我让你们精神头大睡不着觉,老子一会儿全让你们爬下。”他从兜里掏出了哨子“嘟嘟!嘟嘟!嘟嘟!”再次吹响了紧急集合的哨声。

通常的紧急集合只搞一次,搞二次紧急集合的时候还没有过。几乎所有的人,全都没有思想准备,就连排长都脱衣服睡了,就在大家思想最放松的时候,连长来了个突然袭击,杀了大家一个回马枪。

只听得屋子里就象是炸开了锅一样,吱哇啦乱成一片。这个喊:“我的背包带哪儿去了!谁拿我的背包带了?”那个喊:“你把鞋穿错了!快给我!”班长和排长们边穿衣服边喊:“不要说话!抓紧时间!”

这次集合用了五分半钟,连长亲自带领全连官兵上山越野,剩下我和志强在家清点物资。打开灯一看,屋子里乱七八糟,杂乱不堪,就好象置身于土匪的抢劫现场一样。从床铺到屋地,哪儿哪儿都是一片狼籍。有的帽徽掉在地上,有的帽子扔在床上,武装带很多人还没来得及系,就跑了出去。

工夫不大,连长带着满头大汗的全体官兵,跑回了新兵连。这会儿再看新兵们,各个都是狼狈不堪的样子,有敞着怀的,有插着腰的,还有用手提了着裤子的;再看背包,一个个和鸡窝差不多,再跑两步非丢在山上不可。让志强讲话:“现在要是让他们演国民党逃兵到不错,根本不用化装就可以开拍了。”

连长没有再批评什么,只给大家讲了讲紧急集合的重要性,并且告诉大家:“从现在起,一直到元旦,不会再搞紧急集合了,请大家安心睡觉,过个好年。”

中医治癫痫病方法都有哪些
饮食上如何避免羊癫疯发作
癫痫病人发作后的错误做法

友情链接:

千娇百媚网 | 孕妇可以吃川贝 | 开元骨科 | 驾照场地考试技巧 | 时尚女人服饰 | 我爱查美乐全集 | 图腾龙纹身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