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青岛新开盘楼盘 >> 正文

【东方】风轻云淡(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凤二丫头迈着轻轻巧巧的步子,从二楼的楼梯处拐出来,她躲在廊柱后面,四处张望,此时黑夜恰到好处的完全遮挡了凤二瘦弱的身躯。

凤二本想到客房去的,然而当她看到太太刚好从云表哥的房间里出来,她便打定主意躲起来,然后想伺机在太太没有发现的情况下再溜回去。

太太显然并没有发现她,一身绣花乳黄的旗袍将她肥硕的身体包裹起来,似乎还有些欲求不满,走起路来,臀部甩来甩去的。凤二在黑暗里注视着那张臃肿过分的脸,冷意便泛滥开了。她听着大太太哼着曲儿,声音里仿佛藏着捡到钱时的喜悦,凤二的眼前便闪现出些景象:在外留学的表哥和她所谓的姐姐怕是要有好事了。

为了落实心里的这份猜想,她改变心意,从廊柱后面蹭出来,表情是唯唯诺诺的。

“太太……”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

“恩,家里最近有喜事,你小心伺候着。”太太破天荒的压抑住心头的厌恶,第一次如此客气的对着凤二说话。

凤二是自己改的,大家都叫她风儿,她讨厌那个名字。难道自己注定要随风一样消逝?难道自己的命运也要像母亲一样如风一般抓也抓不住?不,总有一天,她要让那些看不起她的人,那些用异样的目光打量她的人,用仰视的姿态来敬重她。她要成为这个家乃至这个镇子上的凤凰!母亲这些年所受的苦她要加倍的讨回来。

母亲,想到母亲,她的心就软的一塌糊涂,倘若不是母亲,她不会再在这个地方多呆一分钟。她可怜的母亲,至死都不曾怨恨过那个男人,但是她做不到,看到他,她心里的怒火就会烧起来,仿佛要把周遭的一切点燃,烧成灰烬。

凤二一直低着头,直到那双绣花鞋在面前飘飘袅袅的完全消失,她的眸又变得冷冷的。她打消了要去探视表哥的想法,这个时候她更应该冷静的想想下一步该怎么走。表哥从十岁那年就是自己的了,那年,她只有八岁,但她一直都知道,自己那份柔弱和可怜早已植入表哥的心脏里,它成功的诱发了一个男人的保护欲,那时候表哥便愤恨的希望自己迅速强大起来。他说,等他。她一直在等,等这一天的到来。

凤二挺直身子,迈着细碎的步子通过庭院,一身粗布碎花的衣服,裹在凤二瘦弱但凹凸有致的身体上,反而有一丝淡淡的让人觉得清爽的味道。庭院里,海棠怒放,芳香四溢,风拂过来,携来阵阵香气,凤二靠在假山上,全身的戒备便暂时跌落,浓浓的忧伤把她包围起来,密密的,如笼子。

娘,你看到了吗?凤二好苦,凤二好累呀!娘,你走了这八年,凤二再也没流一滴泪,哪怕大小姐三天两头的找茬,哪怕是比不上我身份的丫头百般的嘲弄,甚至太太把我关在祠堂里,我都无所畏惧,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要为娘你讨个公道,为什么娘你为他生了我,却没有名分,甚至死了都不能供奉祠堂?娘,你保佑我,迟早有一天,这里的一切都是凤二的。

凤二回到屋里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大小姐坐在自己的床上。她眉头不由的轻皱了一下,这个大小姐是从来不进自己房间的,今天?瞬间,她便了然。大小姐跑到她的房里,只为了一桩,炫耀!

果然,看到她,一身洋装的大小姐掩饰不住夸张的叫起来,“嗨,风儿,我就要和云表哥定亲了!”

“哦……”凤二波澜不惊的回了一个字。

“你这死丫头什么表情?不高兴了?是不是嫉妒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从小就喜欢缠着云表哥。可惜啊……”大小姐的眼睛里一定充满恨意吧!

凤二没抬头,但是她能听得出,大小姐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仿佛要吃了她一样。她仍然一副疏离的模样,淡淡的回道:“大小姐,凤二只是奴婢,怎么配喜欢表少爷?”

“哼,知道就好!贱丫头,天生跟你娘一样,丫鬟的命!”八年来,大小姐个子不高,却一直是高高在上如此的盛气凌人。就是这样,高兴了,叫声风儿,不高兴的时候就是贱丫头。她是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这个妹妹的,当然,凤二也从不稀罕。

只是,她凭什么这么侮辱娘?凤二不由的捏紧了衣脚,心里的火烧的她有窒息的感觉,恨不得此刻就凌迟了她。好吧,看你能得意几时。忍,忍吧,都忍了八年,还在乎这一刻吗?

大小姐没有看到预想的凤二的伤心,悻悻的甩了门就走了。凤二犀利的目光扫过大小姐的背,仅仅一瞬。在大小姐感觉如芒在背而转身的时候,凤二眼里的尖锐早已变得淡漠。大小姐狐疑的看了看凤二,总感觉有一些不对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却一时想不明白。

二、

凤二帮着张妈收拾停当,为太太烧好了洗澡的水,给大小姐泡好了花茶。看着她们心安理得的洗澡,喝茶,她不动声色的回到自己的屋子。她想,云表哥是一定要见见了。其实,严格的说,这个表哥跟她并没半毛钱关系,他只是太太远房哥哥家的儿子。

夜幕,将这白日里所有的不平,委屈悉数收了去,它用一缕月色拂动着凤二疲倦的身躯。凤二住在娘以前住的屋子,单调而空无的屋子,陪伴着年少而孤独的凤二,凤二不由叹了口气。这时,透过纸窗,她听到了稀疏而有力的脚步声,然后,有节奏的叩门声响起。

“凤,我是云。”

有那么一秒,凤二的壳差点就被这声音给敲碎了,不过,也仅仅是片刻。然后,下一刻她推开了门,云表哥俊朗的脸满满的关怀,趁着月光让她拥了一身。

“凤,你还好吗?我来了!”云表哥已褪尽了儿时的稚嫩,稍稍沙哑的嗓音更添了些成熟的韵味,凤二一时失了神。

三年不见,云,你也好吧?凤二在心里念叨着,却说不出口,她不能容忍自己被感情羁绊,这一切只是为了自己的那个计划,决不能让心沦陷。感情,她要不起,也输不起。

凤二不说话,云只道她激动,只道她害羞。轻轻的拥她入怀,男人特有的气息让凤二有些贪恋,凤二安静的靠在云的胸膛上,有片刻的恍惚,人生止于此,哪怕山断河枯又有何妨?

下巴顶在凤二乌黑的秀发上,云悠悠的说,“凤,想我了吗?现在,我有能力保护你了,以后,我不会再让人欺负你了。”

黑夜掩饰了凤二一闪而过的内疚,她用小手牵住云:“云,凤二此生别无所求,二小姐的名分可以不要,爹的宠爱可以不要,只要云你对凤二始终如一,凤二死也无憾了。”凤二的眼泪簌簌的淌下来,染湿了云的前胸,源源不绝。凤二此时纵容它任意流淌,只这一次,让自己的真意也随性一次吧!

“傻瓜,你说什么呢?从前,大表妹骑在你身上打你,你都不会哭,表姑姑用鞭子抽你,你都没死。现在,我来了,你怎忍心说死字呢?”云的手紧了紧,抱着凤二的手分明在颤抖。

“可是,太太要你娶的是大小姐,她不会同意你娶我的。”凤二伤感起来,两串泪顺着云的胸膛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

“凤,这些是我的事,你只管好好的照顾好自己,一切,我来做。”云突然无比的坚毅起来,就好像要去决战的勇士宣誓一般的庄重,而他的眼如夜色般深沉。

三、

六月初八,庄园里好生热闹。茶庄的大小姐要订婚,邀请了亲朋好友,来祝贺的人络绎不绝。天气的炎热显得微不足道。厅堂里张灯结彩,凉亭下人头攒动。凤二环视了一周,人群里,太太一身肥肉像一层层波浪,笑的涌动来涌动去。他,那个自己恨了十六年的人,正摆着一副假惺惺的面孔,很过分的笑着,挤出了满脸的褶子。大小姐则卸下了往日里的嚣张,披上了粉色的彩衣,脉脉羞色,半遮半掩,竟也有了几分颜色。

花花绿绿中,有人指点着,窃窃私语,无非是些奚落凤二的话。凤二的嘴角微扬,自己从小就被戳着后背,早已刀枪不入,她倒是很有些佩服这些人,没有主角,竟也能不厌其烦,自得其乐。凤二在人群里穿来穿去,递着茶水,点心,淡淡的,好像自己只是个路过的人。

时辰快到了,凤二淡然的外表下,有一颗心开始波涛汹涌,她竟然有些迫不及待了。抬起头,开始刻意的搜寻那抹熟悉的身影。恰好,那目光像有感应一样,绕过些人影,花卉,便那样温柔的迎过来,有鼓励,有肯定,更有无尽的深情。

凤二的心跳便漏了半拍,有丝慌乱,有些恨自己。

当管家如鸡公的嗓子亮起来的时候,宾客的嘈杂声也被压下来。大家的注意力理所当然的转向今天的主角,大小姐一脸燥热被推到厅前,表哥也被人挤到大小姐身边。

“今天是大小姐和咱们表少爷定亲的日子,感谢各位亲朋好友的光临,茶庄以前就大小姐一个小主子,今后咱们又多了一位,那就是表姑爷。”管家那表情倒是有几分真实。

大小姐垂着头,心里开着花,赛了海棠。

云表哥的脸像阴天,可以拧出水来。

凤二,莫名的紧张起来。

短暂的寂静,因为云表哥的脸,如冰山,散发着冻死人的寒。凤二在这寂静里感觉出山雨欲来的气息,她不动不语。

“对不起,各位,今天,我是要求亲,但我求的不是大小姐。”表哥一字一顿,“我要的是茶庄二小姐凤二!”云表哥一副志在必得带着捉弄的表情,惊呆了众人。

轰然大波,此刻,如霹雳一样震在每个人的心头。大小姐不可置信的看着云表哥,咬着嘴唇,摇摇头,两只手使劲拧着手里的手绢。稍后,但见她猛然几步便扑到凤二身边,扯住了凤二的手臂,“你,你这个贱人,说,你用的什么手段,说!”

凤二看着大小姐,狡黠的躲了躲,楚楚可怜的说:“小姐,小姐,不是我,不关我的事,小姐,别打我!”

“啪、啪”两声响,大小姐呆了,她看见云表哥怒火中烧的脸,以及还没有放下的手掌,云表哥竟然打了她,为了这个野种!从小,云表哥总是那样哄她,从不让她生气,现在竟然打她。再也无法保持矜持,大小姐像泼妇一样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哭了,嘴里还喃喃着,怎么会,怎么会?

六月的热浪烧沸了整个庄园。凤二没有忽视那个男人和太太愤怒而难以置信的表情,她的心里一阵畅快。怎么?这就火了,噩梦才刚刚开始而已。

定亲,戏剧般的结束,太太恼怒,也只是恼怒而已,婚事还是定下来了。一则因为毕竟是自己的侄子,当初想当然的以为他求的必是自己的女儿,错也是自己太大意了,再说,凤二好歹也算是这个家的二小姐,总不能让人看了笑话去。二则,茶庄的销路一直倚靠的是自己的哥哥,他可是商会的会长,那些老客户看的可全是哥哥的面子,虽然这些年也知道这个哥哥明里暗里私吞了自家不少银子,可说到底,茶庄靠的还是这层薄面,万一婚事不成,岂不是得不偿失?而“他”欲言又止,仿佛有无尽的话要说,却全部化作了一片叹息。

四、

凤二不再做粗活,表哥说,他不希望自己的妻子过门前还在做丫鬟的差事。

从没受过挫折的大小姐一击而中,对凤二的不齿转为深深的恨意。

这天,空气格外的好,凤二站在假山旁,对着湖水吐气如兰。一头青丝挽起,峨眉弯弯,翘鼻挺直,裙裾翩翩,一身慵懒,却偏偏让人觉得舒服,让人觉得那人那美本该如此。

大小姐从亭子里迈出来,看到的正是凤二静若处子的模样。心底的恨便被那永远淡漠的身影勾了出来,一丝邪恶自然而然的生起,大小姐蹑手蹑脚的走到凤二身后。

平波湖水,倒映出张牙舞爪的大小姐。凤二一惊,便在大小姐推自己的那一刻抓住了大小姐的衣袖。一双倩影双双跌入湖中。

“大小姐落水了,二小姐落水了,救人啊……”此起彼伏的叫声淹没了大小姐呼救的声音。

大小姐死了,这响雷在庄园再一次炸开了,当然更胜于定亲那天。

凤二“昏迷”了两天,她躺在床上,听着路过窗前或者床边的人偶尔叹气或者诅咒自己的声音。她闭着的眼睛就忍不住的想睁开,忍不住想要为自己辩白。但从小到大,有谁认真听过或者愿意听她的话?况且有什么好说的,那个女人,自作自受而已。且人人都以为她因为失意而一时想不开,她索性什么也不说了吧。她把指甲弯进手掌里,长长的指甲扎痛了她,也让她再次狠厉起来。

太太受不了打击,也病倒了。凤二心想你若不倒下,那就太不正常了。三年前,儿子莫名暴死,现在,唯一的女儿也去了,是个做母亲的都经受不起吧?听说那个男人也很伤心,凤二听佣人说他现在一夜间满头华发,连生意都暂时交给了表哥,他对自己的这个女儿还当真是心疼的紧呢!凤二心底的一丝丝愧疚顷刻间便化为乌有。

凤二睁开眼睛的时候,表哥在身边,手牵着她的,让凤二暖的舍不得放开。表哥是心疼自己的吧?他或者是爱自己的吧?他会不会只是为了一个男子的承诺?凤二的心底开始五味杂陈。她一面思想着,一面“虚弱”的任由表哥扶起来。

“云表哥,大小姐呢?”

表哥垂下头,一时低落了些许,“凤,别想太多,养好自己的身子。”

察觉到表哥的悲伤,凤二敏感的心“酸”了一下,随即激动的扯住表哥的袖子;“云表哥,你告诉我,大小姐到底怎么了?”

“大小姐去了!”表哥无奈的说。

癫痫病到底会不会遗传给孩子
青少年患上癫痫病怎么办
男性患上癫痫后如何接受治疗

友情链接:

千娇百媚网 | 孕妇可以吃川贝 | 开元骨科 | 驾照场地考试技巧 | 时尚女人服饰 | 我爱查美乐全集 | 图腾龙纹身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