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青岛新开盘楼盘 >> 正文

被人机血虐后,发现竟可以加电脑友 40

日期:2019-10-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被人机血虐后,发现竟可以加电脑友 40

半决赛的日子悄然临近。和之前有些随意杂乱的网吧赛不同,半决赛的场地定在了离网吧较近的一座体育馆。

御景网吧的老板为这次比赛确实下足了本钱,专门租借了场地,提前进行布置。宣传做的也很是到位——毕竟知名解说TT和现役明星中单张旭杨到来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南京附近的一些电竞媒体也已经聚焦这次比赛。

就像之前冯晓语所说的,如果表现的出色的话这次不失为一个鱼跃龙门的机会。

租借场地的价格不菲,虽说是私人名义举办,但由于声名越来越响,不少赞助商纷纷投钱。周末下午时分,干净华丽的场地和喧嚣热闹的氛围已经染足了这场赛事的激烈。

御景网吧的老板是个自称梅大的中年男人,笑起来有些憨厚。开场就是他走上舞台介绍了网吧和自己对于LOL圈的喜爱,这次大半都是他私人出的经费举办,其对于电竞对于英雄联盟的喜爱可见一斑。虽然年龄已经不在可以自己青春奋斗的时段,但仍然为自己所热爱的东西用另一种方式努力着。

“大家好我是TT,今天的比赛由我来为大家担当解说。”在梅大说完几句开场词之后,走上舞台的另外两人就将馆内的气氛彻底引爆了。特别是长得有点稚嫩的大男孩模样的解说简单地自我介绍之后,台下更是笑声一片。

自称TT的解说确实是时下人气暴高的几位解说之一。凭借其独特的幽默清新的风格总是能给观众们带来不少欢乐,以至于台下很多熟悉他的粉丝听到他的声音就觉得今天整个一天都已经逗比起来了。

“哦对了,我真的不是个娱乐解说。”看着台下笑声一片,TT也笑了笑,用着无人信服的语气辩解道。

“好了好了,先把你手里的战队情报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再逗吧,再拖下去老板也不会给你加时薪的喔。”与TT一同上台的是一名解说新秀,刚刚登陆LOL解说届,就凭借其甜美轻盈的声线和清秀的外貌博得了不少人的眼球。不到一个赛季的时间,这位名为简小爱的美女解说俨然成为一匹黑马,出镜率不停飙升。

由于张旭杨因为一些私事取消了半决赛的嘉宾解说环节,主办方临时找到了简小爱来帮忙挽回场面。不过简小爱在圈内也一直以善解人意的温柔性格著称,愉快地答应了这个邀请。

清纯美女的声音立马安抚下了场内有些纷杂的氛围,TT调笑了几句便开始介绍起即将迎来的第一局比赛的两支队伍。

“首先出场的是我左手边的金陵风云战队,看样子应该都是南京本地的大学生吧。嗯,段位都还挺高,应该是非常有实力的一支队伍。”TT自然地看了一遍战队,并没有照着读出来,而是简单说说自己的看法。待到他翻到第二支队伍的时候,原本轻笑的笑脸突然沉了下去,眉梢上抹过几分震惊。

“我右手边的是...Dark Blue战队,实力...在这次比赛里真的可以用强的离谱来形容。”稍稍的停顿,多年的主持经验立马让TT化解了好像卡词似的尴尬,有点严肃地说道。


比赛开始不久,局势已经出现了压倒性的不平衡——DB战队三线都打出了不小的优势,虽然金陵风云的几位选手都有着不弱的抗压素质,但几乎从开局就一直抗压,导致劣势已经让台下的观众看不下去了。

“我们看这边,DB战队的中单辛德拉又找到机会用E技能推动法球晕眩住了发条。天哪,等级和装备已经存在不小的差距,这下发条的血量已经很危险了...这一次辛德拉出现的角度很狡猾,利用视野的盲区进行偷袭,金陵风云的中单选手还是经验上略显不足,没料到自己在这里会被阴吧。我们看看,发条交出了闪现...天,辛德拉一直抓在手中的球先一步扔在那个方向减速了!辛德拉的大招还捏在手中,看来即便是交出闪现也无法逃生了。”TT虽然线上直播很逗比,但是说起比赛交战细节的时候还是挺认真的。看到屏幕上发条被击杀的消息,TT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不是因为发条的死,而是叹息DB战队为何会出现在这次比赛中。

“不得不说,金陵风云的几位小伙子们已经尽力了可对手真的是太强了...天,下路被双杀,那么这一条小龙应该又是要拱手相让了。”正在TT准备鼓励金陵风云的几位选手的时候,下路也被击杀。迅速地推掉外塔聚集小龙,金陵风云完全没有任何反击手段。

“哎,其实能战斗到这个地步的都不是弱者,虽然金陵风云战队的几名选手出于劣势但能坚持努力下去的都是值得我们去赞扬的。”简小爱看着金陵风云的队员们脸上都写满了压抑,叹了口气为他们鼓舞道,台下也瞬间爆发出一阵鼓励他们的掌声。

“对了TT前辈,刚刚你看到DB战队的时候愣了一下,难道他们有什么特别之处吗?”趁着DB战队打小龙的和平期,简小爱问道,她总觉得DB战队不一般。

“嗯,怎么说呢,确实DB战队以前就有一些名声。”TT想了想,也不打算隐瞒,或许说出事实来会让金陵风云的小伙子们稍稍得到些安慰。“DB战队上赛季开始就参加了一些大小不一的赛事,可以算得上是一只半职业战队吧。虽然没拿过什么特别出名癫痫病是要怎么治疗的的战绩,但从实力上来说是要远胜于普通的业余玩家的。”

现在的大众玩家都知道出名的几支LPL职业战队,其实还有很多实力强劲的队伍在各种比赛中崭露头角,只是没有越过选拔赛这道坎而不为人所知罢了。而TT作为一名职业的解说兼分析师,对各大比赛中出现的队伍都有做过了解和评估。

“我一开始只认为这种半娱乐性质只是为了宣传网吧和提高热情的比赛,竟然会有DB战队这样的队伍出现,确实让人吃惊...”TT感叹道,他都忘了,虽然这是私人性质的比赛,但是奖金高达两万。DB战队无法在众多强队中出线,早已将目的放在混迹各种比赛的奖金身上,这一次自然也没有放过,而且难度似乎还很低。“哪怕只是半职业战队,和普通玩家的差距还是相当大的。配合,经验,节奏,战术...真的差距不小。其实金陵风云战队的各位能奋斗到现在而没有放弃,我已经觉得各位是非常出色的召唤师了。”

闻言,金陵风云战队的选手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点儿——没办法,谁让自己脸黑,碰到这种BUG级别的队伍呢?


在勉强撑到20分钟金陵风云战队终于打出了投降,这场战斗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堪称煎熬了。

“你们对这支队伍怎么看?”冯晓语皱了皱眉,她深知知己知彼的重要性,早早就拉着队伍的几人过来一起看比赛。待到解说宣布比赛结束,进入短暂的休息之后,她问道。

“好厉害啊...”徐礼清傻愣愣地炸了眨眼,很少关注职业赛事的他第一次看到这么碾压的局势有点被吓呆了。就算之前葛晨阳状态不佳被KT战队压制的时候,也没有被打的那么离谱过。他现在甚至有些庆幸幸好第一局碰到DB战队的不是他们。

“五个人都很厉害啊...”一向不正经的葛晨阳也出奇地露出严肃的表情,这种认真的来源其他人当然也都知道——要是输了,两万块就要飞啦!!!

“上中路真的不好办了,之前对你们很有信心,今天看了他们的表现...恐怕很难啊!”葛晨阳仔细地思索了一番,这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恐怕还是打野,无法弥补的差距,给线上带来的威胁真的很恐怖。

“哎,既然走到这一步了大家也不能退缩,决赛碰到他们的时候,你们两路稳住别崩,我们通过下路打出优势。嗯,决赛就围绕我来打好了。”葛晨阳是第一次这么为团队出谋划策——废话,不然两万块打水漂不说,他还得给两名队员支付1000块的订金...

而葛晨阳对于自己的下路自信无比,虽然DB战队的下路不弱,但自己有自信去打爆他们。

“切,也得先等我们打赢下一场比赛再说。”冯晓语白了葛晨阳一眼,想了想又满怀希望地看了看徐礼清。“有把握吗?无论是下一场对手还是DB战队。”

前几天她和张旭扬通话的时候可是生气地保证一定会让他大开眼界的,赌气的她甚至这几天都没有再接哥哥的电话。

“嗯,一定会carry你们的!”徐礼清张了张嘴,看到冯晓语那双明亮亮地写满了期待的美丽眸子,无论如何也不忍心将退缩的话说出口。

AI...可是拒绝了他的请求的呀!那天比赛结束后徐礼清就恳求AI再帮他打一场,可AI无论如何也不愿再帮忙。他说,虽然要打败那个天才不假,但让徐礼清成长为一个真正可以独当一面的人也同样是他的愿望。

所以,这种对磨练徐礼清大有裨益的比赛AI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出手了。

即便如此,徐礼清也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冯晓语会carry——没办法...在那种眼神的恳求下,他实在说不出“不”这个字。


“这一场的比赛较之上一场来说可看价值要高了不少,可是...这个中单玩的有点脱吧?”还是TT略逗比的声音,话语间的笑意已经不言而喻了。

比赛开始已经过去很久,急着去证明自己没有AI也可以carry队伍的徐礼清接连犯下不小的失误。比如亚索一级学E技能踏前斩,借兵线秀对面结果不小心冲入塔下被拿一血;伤害判断失误导致敌人丝血逃生;闪现撞墙等等。

虽然其中也有值得大家肯定的亮眼之处,但明显过大于功,他的亚索几乎成了全场的笑点。甚至TT在解说时都恢复了线上直播时的逗比语气,几次都大声笑了出来。

“我说TT前辈你倒是也收敛点呀。”简小爱却是矜持地掩嘴笑了笑,显然这个失误颇多的亚索也让她觉得挺逗。但出于对选手的尊重,她还是强忍住笑意,脸颊上泛着一圈圈可爱的粉红色:“其实这位选手的基本功还是蛮扎实的,你看补刀和对拼时候的操作都挺不错。可能是第一次在舞台上被这么多人观看有点紧张吧...嘻嘻,还是个青涩的小弟弟呢。”

“不过ADC和上单的亮点确实很多。上单稳健,可以说应该发挥好的点都打的很好,最主要的是她还是个难得一见的萌妹子哈哈哈。”和上一场有些严肃的TT不同,由于徐礼清的缘故他这场解说相当的活跃,不过冯晓语出众的外貌确实吸引了台下不少人的眼光。“ADC简直就是快要达到职业水平了吧?真的是民间出高人,据我对各大比赛的了解,从来没见过这名选手的出现,应该是个民间大神。”

虽然徐礼清的失误偏多,但在葛晨阳完美的操作和冯晓语强大的团战作用下,还是在40分钟时终于推掉了对面的基地。

“徐礼清...”冯晓语嘟了嘟嘴,皱眉说道。今天的徐礼清真的是太不尽如人意了!幸好她的哥哥没有来现场,不然的话她之前说的什么大开眼界根本都是胡话了。

“哈哈哈,赢了就好,赢了就好。”葛晨阳也看出了徐礼清的紧张,笑着拍了拍徐礼清的肩缓和氛围。

冯晓语叹了口气,徐礼清发挥失常没什么,只是她真的很想将徐礼清推荐给自己的哥哥。假如张旭扬看到徐礼清这番表现,一切都没救了。

正当她起身准备走下舞台的时候,恰好瞟见了体育馆入口处的一个熟悉身影。

“哥...哥哥?”冯晓语心中有什么东西粉碎一般,有些失神地喃喃道。

张旭扬的脸上摆明了是失望的表情,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哥,你听我解释呀!他真的是今天有些紧张了...”冯晓语没有管几名队友,急匆匆地下台追着张旭扬的身影跑了出去。

比赛是从下午开始的,虽然已是夏天,可是似乎是雨期将至的缘故,外面的天空有些灰蒙蒙的,周围尽是些压抑人呼吸的空气。

“晓语,我急匆匆地赶过来,本来只用参加决赛,但只是为了看一下你所极力推崇的天才推掉了很多事情。”张旭扬有点失望,甚至可以说有些生气。“可是...你也好,他也好,真的让我很失望。”

“我...?”冯晓语莫名地指了指自己。

“我以为你知道的,我在挥洒青春的这个圈子,我以为你知道的!他不是一点点过人的才能就可以走捷径省力气登上顶峰的地方!”张旭扬语气有些严肃,涉及到这些话题,他一向如此。“我以为你知道并且告诫过你很多次,不要用一些所谓的天才来侮辱这个圈子。除了曾经的杨晛,我没见过一个天才!”

“对不起...”冯晓语呆呆地垂下头去,心中有些委屈。

“不,你没有错。你只是用一个凡人的眼光来看待那个选手,看待我们这个圈子。但是...这里没有一个人是凡人!”张旭扬正色道。“你们队伍里的ADC算得上实力高超的选手,就算那样,他也离我们还很远很远,更何况是那个基本功都算不上扎实的小子?”

张旭扬冷哼一声,今天徐礼清的频频失误他都看在眼里,这样的选手还没有资格踏入电竞圈。

“他只是有点紧张,他真的能创造奇迹...”冯晓语还是有些不甘心,奇迹奇迹,张旭扬一直念叨着哪一天奇迹产生击败杨晛,可却又不愿意相信她看到的奇迹。

“奇迹...呵呵。”张旭扬的笑声有些冷,他自然也明白妹妹说的奇迹是什么。“哪怕是他刚走入这个圈子,也不是那小子可以比拟的。十个,百个都不可以!”

“就算是发挥失误...也不可能有多大的误差!而且,本身临场反应和心理素质就是职业选手的必备技能。”

哪怕那个人已经化身成张旭扬的敌人,他也仍不允许别人用这种水平来贬低他的身份。

至少,那个小子,不配!

“晓语,你太让我失望了。”张旭扬对妹妹说出的话很不满,摇了摇头准备离去。“我还有事去和主办方联系,快下雨了,你早点离去吧。”

冯晓语就这么傻傻地愣在原地,直到她看着张旭扬的身影被沉沉暮色完全吞尽。

“晓语?”往日里总能给她带来喜悦的声音此刻就好像是一声声的嘲讽与刺激一般撞击着冯晓语的耳膜,她木讷地回过头,是徐礼清。

“你怎么了吗?”徐礼清有些不好意思,今天确实坑了大家。冯晓语这么急匆匆地跑出来,担心出什么事的徐礼清也就跟了出来,恰好看到傻站在原地的冯晓语。

“骗子。”冯晓语张开嘴想像平日里那样淡然地说句没关系的时候,却发现已经不行了。周围越来越沉闷压抑的空气就顺着她的口腔涌进肺中,委屈与失望就顺着这空气一直蔓延到她的全身各处,眼角迅速就泛起了微微的红光。

“啊?”徐礼清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解地靠近过来。

“骗子...大骗子!”第一滴泪珠从冯晓语长长的睫毛上垂落的时候,泪水就再也忍不住一般忽然顺着她精致的面颊滑下。


骗子?是啊,大骗子。她又怎会不知道,就算超常发挥也不可能出现太大的误差。可她就这么毫无保留地将信任完全抛给了徐礼清。

她相信徐礼清,相信他会创造奇迹。

所以徐礼清说能的时候,她几乎已经看到了奇迹的降临。

可是...这一次,奇迹没有。

是啊,哥哥说甚至超乎凡人的才能都不可以用来蔑视侮辱电竞,何况是这种微乎其微的奇迹呢?

自己真傻,竟然将希望全都寄托在奇迹身上。而这个人,这个骗子,却夸口告诉自己,他可以。

冯晓语讨厌胡乱夸口的虚伪,也讨厌骗子。

她还讨厌雨。

滴答滴答。

南京的天气是多变的,瞬息间细密的雨丝就遍布空中急速坠落在整个世界。

细细密密的雨丝亲吻在她的额头上,冰冰凉凉的感觉让冯晓语觉得心中更是有些冷。

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的痕迹慢慢就碎在冯晓语的脸颊各处,不知怎地就给徐礼清一种凄美的感觉。

“我讨厌骗子。”冯晓语的声音有点哽咽,一时间让人厌恶的事情全都席卷而来,她觉得头脑有些昏。

“我讨厌你!”她再也忍不住了,小声却坚决地说出这句话之后,转头消失在了雨中。

滴答滴答。

雨仍在下。

徐礼清恍惚地盯着冯晓语离去的方向。

滴答滴答。

雨水好像一柄柄冰冷冷的刀子,刺在他的胸膛之上。


“休息会儿吧,你已经练习了14个小时了。”AI终于忍不住了,再打下去的话人类的身体是吃不消的——自从徐礼清比赛结束后很久,默不作声的徐礼清忽然让AI给他调节出目前所能应对的极限水平的电脑来和自己对线。

14小时...AI清楚,人类不同于他这样的智慧体。真实存在的肉体既是人类最大的优势同时也是累赘。14小时不眠不休的高强度练习,几乎已经是一个正常人类的极限了。

徐礼清没有回答,在又一次被电脑击杀之后立马退出展开下一次对线。

“你疯了...这一次我拒绝帮你调节电脑难度。”AI以为徐礼清会去休息,哪不知他又一次点开了自定义,AI怎么也不愿再帮他控制电脑难度了。没办法,他只能用这种手段强行让徐礼清休息。

徐礼清依然没有回话,他已经感觉不到手指的触感了,但依然像是习惯一样移到了自定义开始的位置。

没有选择电脑,只身一人开始了每日的补兵适应性训练中。

“你疯了!”AI忍不住,还特意通过软件调节出高音调的音量企图叫醒这个似乎已经疯掉的徐礼清。

“我是个骗子...”好久好久,久到徐礼清已经不知道自己补了多久的兵又漏了多少刀,他麻木地点着鼠标的时候,这有些嘶哑的声音才从他干涩的喉咙里像是被挤出来一样传到AI那边。

AI听到这句话时选择了沉默。他不懂徐礼清说的话的意思,但分明从话语中感到了无尽的难过,就算想安慰,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不想继续欺瞒大家下去。”AI看不到,徐礼清麻木的眼神里闪过一分坚毅,转瞬即逝再次被疲劳所代替。“我也不想拖大家的后腿。”

AI无言,默默地在旁边观看着徐礼清的练习,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变强,武汉中际医院招聘变强。

这个信念忽然在徐礼清脑海中闪烁起来,下一刻,刚刚产生的热情却又重新被一盆冷水浇灭。

“你是个骗子。”冯晓语那句幽怨伤心的话开始在徐礼清的耳旁不断盘旋,完全侵占了他脑海中的一切。

淅淅沥沥的雨声一直响彻在他的耳畔。连同着冯晓语最失望最痛苦的控诉声一起。

“我讨厌骗子。”

她走了吗?还会再回来吗?

泪珠在冯晓语转身的一刹飞转而出。明明同样是水,却在这浊浊雨夜中显得那么晶莹剔透。

也同样是那转身的一瞬,凄美的侧脸在徐礼清的心中成了永恒——永恒的痛。

我是个骗子...

徐礼清还在喃喃着重复道。


“妈的,徐礼清你给我说清楚冯晓语那边到底怎么了?我靠你们这小俩口赶在这时候吵架不是送钱给对面吗?”葛晨阳得知冯晓语不打算继续参赛的消息的时候急的差点去跳楼。徐礼清,冯晓语,葛晨阳。三人缺一不可!其他两人完全就是凑数,现在再少一个的话就算犀利如葛晨阳,也没法带的起来。

“是我不好。”接到电话的时候徐礼清的眼睛里已经布满了细细密密的血丝,显然是一直奋战到了现在。“我骗了她...”

“我不管你是怎么骗了她,你现在还能不能把她找回来?”葛晨阳没好气地说道。昨晚冯晓语神神秘秘地提前跑出体育馆,徐礼清担心她也跟着出去看看情况,然后两人都再没有回来。晚上的时候冯晓语打来电话说明天的决赛不参加了,葛晨阳的心差点被这句话撕碎了。

“我滴个小姑奶奶,你明天就算是大姨妈来了也陪我去走个过场行不行?你这时候突然走了我找谁跟我比赛去啊...”葛晨阳当即就在电话里诉苦,却只得到了冯晓语一句“抱歉”作为回复。

“不能。”徐礼清觉得脑袋疼得快要裂开了,冯晓语那张失望的脸似乎又一次对着他哭泣。

治疗癫痫的费用是多少-indent:2em;">“妈的。”葛晨阳碎碎念叨着,估摸着奖金要没了。不过出乎意料地,他对徐礼清压根没有一丝火气。要是换做从前的他,把队伍主力的冯晓语气走的徐礼清,一定会被他喷到死。

“我就问你,是不是游戏上的事情。”葛晨阳揉了揉脑袋,对着电话那边死一般寂静的徐礼清问道。

“是。”

“是不是你不够屌?”

“...是。”稍稍思考了下,徐礼清点了点头。

“那你想不想把你的女神给找回来?”

“啊?”徐礼清这时候的语气才稍微带了点情感,之前死气沉沉的跟尸体一样的回答让葛晨阳听了都烦。

“想不想?”葛晨阳不耐烦地重复道。

“想。”徐礼清依然是简短的回答,想了想又追加一句道:“我...我只想告诉她,以后再也不会骗她。”

骗?是啊,自己的确是在骗她。明明没有那样的实力,却偏偏让AI帮助他“骗”冯晓语自己可以有。

虽然之前有过亮眼的操作,有过精准的时机把握...但,这还远远不够!

所以后来他的光芒会被葛晨阳完全覆盖,所以他自己操作打半决赛的时候会出现诸多失误。他还远远没有到达他所“欺骗”冯晓语而留下的那个水平层次。

昨天那滴泪水像是活生生穿过他的心脏一样。

他再也不想做那样的骗子了,他想靠自己真真正正地成长起来。

“想?那你TM的还跟个死人一样在那边啊,下午跟老子一起把冠军赢回来!”葛晨阳笑着骂道。昨天冯晓语死活不参赛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物色人选,还好有不少在看他比赛结识的粉丝,当中有一个水平相当不错的路人愿意帮忙。

私人性质的比赛也没那么严格,打电话交代情况之后主办方询问了DB战队的意见后就同意了他们的临时换人。当然,给赛方那边的理由嘛...葛晨阳无节操地说是大姨妈来了没法上场...

“嗯?”徐礼清因为在电脑前忙活了一夜,脑袋还是有些不清醒,但忽然间像是被打了一剂强力的提神药剂一般,整个人都为之一振。

“他妈的,你真的要死了是不?”第一次,葛晨阳在思考胜利的时候想的不是那诱人的奖金,而是自己的队友徐礼清。“要我说多少遍,下午一起赢回来。”

“比赛,和妹子。都给我一起赢回来!”

(未完待续)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千娇百媚网 | 孕妇可以吃川贝 | 开元骨科 | 驾照场地考试技巧 | 时尚女人服饰 | 我爱查美乐全集 | 图腾龙纹身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