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加油站媒体 >> 正文

【凤凰.凤】稀世蓝玫瑰(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窗外,夜已深,雨还在不停地下着,“噼啪噼啪,”似徘徊在檐前阶上的跫音,敲打着顾晨晓的心头。好几次,她都怀疑真的是跫音,一个男人的跫音,落在了阶上。他没有离去,而是踟蹰在檐前阶上,她甚至屏住了气息,侧耳倾听,希望会听到敲门声。

“噼啪噼啪……”一秒、二秒、三秒,过去了,仿佛等了一辈子。顾晨晓再也忍不住了,蜷缩在沙发上的身子突地蹦了起来,带起了一阵风,宽大的丝绸蓝衫飘了起来,纤体毕露,凌乱的长发半遮半掩的一张脸,让人想起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一类的词语。

卿本佳人,何患无夫!可她还是在意那个甩门而去的男人!抱着一丝幻想的她,绕过满地的支离破碎,赤足跑到窗前,窥视。夜雨中,并不见一人、天与地被雨线连在了一起,湿漉漉的一片,潮湿着她的心。喧嚣被隔绝在了雨幕之外,把孤独寂寞留给了她。“噼啪噼啪……”雨带着淋漓的欢快,跳跃在路面上。千万点水花溅起,碎了,她的心仿佛也碎了……尽管她明白,今晚,定是这样的结果,他只是她生命中的过客!

顾晨晓那颗有所期待的心,被窗外的雨水冲到了绝望的边缘。今早的她还是欢天喜地的,因为肖珝答应参加她的生日派对。那时,欣喜若狂的她在小公寓里似一只准备爱巢的飞燕,快乐地来回旋转忙碌着,把温馨浪漫从门口一直营造到卧室。四十几平米的公寓,在蓝色的灯光中,似一朵绽放的蓝玫瑰,玫瑰里娉婷着一位娇艳欲滴的女子,笑靥盈盈等待着她心仪的男人……

其实,她也没想到肖珝会那么爽快地接受她的邀请,尽管以女人那灵敏的嗅觉,她已经嗅得出肖珝对她的感情非同一般,只是,两个人并没真正的有过交集。昨晚,她在公司的过道里遇见了肖珝,有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并大胆地发出邀请:“明天,我生日,想请您参加我的生日派对!”她见肖珝原本没有打算停止的脚步,听到她的话,微微迟疑了一下,便停了下来,回过头来,十分干脆地回答:“好!”过道里,灯光昏暗,顾晨晓还是十分明显的感觉到他脸上闪过一丝的惊喜。

柔情似水,佳期可待,这样的邀请,明摆的,就是一种的诱惑。

诱惑,如果那个叫肖珝的男人在她的诱惑下,进入她的温柔乡,那么今晚,他便成了另一个女人等待着的不回家的男人。她能够这么做吗,让另一女人陷入婚姻危机的痛苦之中?可她对肖珝近乎痴狂的爱,已经左右不了她的理智,她只想靠近他,一次也好,哪怕从此天涯陌路,她也心甘情愿。

她已做好了一切准备,她决定让自己放肆一回。

肖珝来了,带来蓝莹莹的玫瑰,彬彬有礼地来了。他出现在小小的公寓里,淡蓝色的灯光下,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的男人气息,这种气息让顾晨晓深深的迷恋着。她身穿宝蓝色的丝绸长衫,钻石般的美丽,闪耀在肖珝面前。肖珝进门时,那双世故而深邃的眼闪过刹那的惊艳后,随即又恢复了平静,这让顾晨晓不得不暗暗叹服,这个男人的定力与修为。

七枝的蓝玫瑰,带着无限的祝福送到了顾晨晓的手中,“蓝色妖姬!”顾晨晓低眉嗅着玫瑰,又抬眸冲着肖珝妩媚地笑着。

这一笑却让眼前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了,他局促地站着,眼光避开她的笑眼,环顾起四周来!但看哪里都不是,这小小的公寓,装着一个女人的所有的秘密,如今却毫无保留地展示在他的面前!

夜宴开始,两人对坐在靡靡蓝的灯下,手中晃动着高脚葡萄酒杯,几次的举杯交箸、一来二往温软绵语的推心置腹。琥珀色的葡萄酒,在轻柔的音乐中,荡漾着圈圈的涟漪,把两人荡漾得心醉情迷,四目交集着,似已到了相知相惜的地步。这需要多久的情感积累,才能达到的程度,不言而喻,两个早在第一次见面时,便已互相的倾慕。

“相知是一种宿命,心灵的交汇让我们有诉不尽的浪漫情怀;相守是一种承诺,人世轮回中,将永远铭记我们这段美丽的爱情故事!”

可他们有相守的那一天吗?没有,所以今晚,她要为自己爱一回。醉态迷离的顾晨晓,呢喃着蓝色妖姬的花语,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狂澜,用近乎于放肆的姿势慢慢地靠近肖珝,噘起红艳艳的柔唇要吻他,水雾蒙蒙的眼透着色诱的光,探试着肖珝的情感底线。男人在这样的挑逗下,有几人能把持得住,更何况彼此双方皆有情意。但肖珝就是肖珝,这个男人做到了,他一退再退,退到了门口,退而无退,转身开门便走。

“呯”地一声,在肖珝甩门而去的那一瞬间。迷醉的顾晨晓被惊醒了。“轰”地一声,她用二十余年的时光筑起自尊自爱的堡垒,竟然坍陷在这个柳下惠似的男人面前。顾晨晓再也忍不住的泪水,任其在脸上肆虐成灾。她极其悔恨地扫落桌面的杯盘,银瓶乍破水浆迸,她幽咽凝绝!她不是恨肖珝无情地拂袖而去,她甚至非常欣赏他这样的无情与决绝。她是害怕他,从此把她看作是放荡的、不自爱的女人。

尽管,这样的结果,她是有所预料的,她豁出去了,但还是羞愧难当!

伫立在落地窗前,晨晓茫然地听着雨点敲打着窗台的声音。“哗”地一声,她十分用力地推开窗台的门,赤足走进露天的阳台,风挟带着雨点立即卷扑了过来,打在她身上,她要让雨点浇灭她躯体内难以抑制的爱的欲火,她仰首立在雨中无声地呐喊着。

竟不知道,顾晨晓也会这样地爱他,一个极理智极优雅极自爱的女子,在爱的驱使下,今晚竟不顾一切地挑逗他,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支持着她。但那时,她披散着头发,头发半掩着一张被爱网住了的理智的脸,宝蓝色的丝绸下,情与欲如洪水般汹涌的躯体,步步逼近,他不逃离又能怎样!

暗夜里,坐在书桌前,整整抽掉了一包烟,肖珝也难以消除心中的慌乱无章。他真不该答应去的,但面对顾晨晓真诚的邀请,他能拒绝吗?况且他以为是一堆的人参加她的生日派对的,没想到这派对只为他一人准备。想到这里,肖珝的心有些悸动。

其实离开顾晨晓的公寓前,他曾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外,好一会儿的时间。听见屋里玻璃酒杯破碎的声音和顾晨晓竭力想抑制住却又忍不住的哭泣声,他好想冲进去,紧紧地抱着那可人的女子。

烟头在黑暗中一明一灭。明天,明天真不知该怎么面对顾晨晓。他那样无情地甩门而去,她会不会做出什么想不开的事?肖珝有些忐忑。手机在手中翻来覆去地,可就是无法按下那一串的数字,他不能再节外生枝。

此时,夜已三更,肖珝竟一点困意都没有。他不是不喜欢顾晨晓,但他也不能接受她的爱,那样只会让她陷入第三者的泥潭中,不能自拔。肖珝狠狠地吸着烟,他把暗压在心底的爱化为烟圈吐了出来,顾晨晓的身影在烟头的忽明忽暗中出现。

半年前的一天,一个带着淡淡的文艺气息的女子,袅袅婷婷地出现在肖珝的面前,她叫了声:“肖总,我是新来的,叫顾晨晓,您的秘书。”那天,她身着蓝色的衣裙,似一朵盛开的蓝玫瑰,优雅而矜持地站在他的办公桌前,轻启朱唇,低眉的刹那,一个女子的婉约从眉间逸出,陶醉了空气中的每一粒尘埃,自诩为“取次花丛懒回顾”的肖珝,那天竟也有些窒息了……他落荒而逃,冲到人事部责问道:不是说好了要男的吗,怎么来了个女的给他当秘书?人事部的小张知道肖珝随和,便笑嘻嘻地回答说,太漂亮的,所以只有放在坐怀不乱的肖总的手下,才不会节外生枝,才不会桃花处处开喔。但肖珝坚决不要,人事部没办法,只好把顾晨晓调到其他部门。回到办公室后,他还是忍不住网上冲进入公司人事部查看她的资料:一个海归的、经济学专业的女子,二十八岁,未婚……后来,他还知道她喜欢蓝玫瑰。

一朵蓝玫瑰似的女子,他的眼前总闪现着她,蓝色的身影,如晴空般美好。

似乎很有缘份,总能在公司的走道上遇见她,而她,一如既往的蓝色,见到他总是往边上一站,一边让道,一边很有礼貌地问好。肖珝也只微微抽动一下嘴角,算是回应,但眼角还是带着她飘香的衣袂,和隐约的身影,心底还弥漫起丝丝缕缕的柔情将他悄悄缠绕。

“怎么还不去睡觉,这么晚了?”肖珝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想着衣香鬓影的顾晨晓,第一次从身边施施然而过,心却被那衣袂拂过的香带走了一半,那时他便窥见了自己的心,已被这蓝玫瑰似的女子俘虏,想到这里,他的嘴角又微微上扬了一下,仿佛此时真的遇见了顾晨晓,于是,妻子子珍什么时候来到他的身边都没觉察到。仿佛被窥见了心事一般,他微微吓了一跳,旋即便恢复了平静,他侧过脸反手抓住妻子搭在他肩上的手,心中一阵愧疚:“有些事,没理清头绪呢,你先睡吧!”子珍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就走回了卧室。

女人天生是敏感的动物,子珍似乎嗅到了肖珝身上有着不同于往日的气息,那是爱的荷尔蒙蒸腾的气息,曾经这种气息深深沁入她的肌肤,牵引着她如飞蛾扑火般投入肖珝的怀抱,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但这种气息犹游地走在她的血脉里,与她休戚与共。如今,她似乎又从肖珝的身上嗅到了,就在刚才他发呆的时候。难道他……子珍不敢多想。都说四十而立是洪水猛兽,婚姻最容易出轨的年龄。想到这里,子珍重重地甩了甩头,似乎要把不该有的想法甩掉,她真怕想什么来什么!

黑暗中,子珍双眼瞪着天花板,辗转难眠!她真不希望一枝红杏出墙来,探入她家中。

裹着一身浓浓的烟味,面容憔悴的肖珝坐在餐桌前,胡子拉碴的,看着娇小的子珍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倦容难掩。子珍是聪慧的,她昨晚一定是一夜无眠的。肖珝心痛地望着瘦小的妻子子珍。曾经的她,也是那么的楚楚动人,红玫瑰似的一朵,被他一个穷小子给采撷了,那时的他也是信誓旦旦,此生一定不负子珍,尽管那时子珍的父母竭力反对,但子珍却义无反顾地投进了他寒酸的鸟巢,小鸟依人似的。那时他便暗暗发誓,一定要让他的子珍过上好日子!现在,他的事业也算是小有成就,三口之家和和美美的,可如今他的心却时不时地飘荡着另一个女人的身影。他突然觉得自己很混蛋,什么年岁了,还会有那种想法。他暗暗庆幸昨晚上,他把持住了自己,尽管他已被顾晨晓缠上来的蛇一样的腰肢撩拨得饥渴难耐!但他还是管住了自己。

昨晚的顾晓晨,在蓝色的灯光中,几杯葡萄酒的催化下,竟扭动着肢体,靠近他,醉红的脸迷离着,蓝色的长衫下,起伏的酥胸似流动着欲望的河,汹涌在他的面前,让他差点迷失了自己。当时的他一手拿着葡萄酒杯,一手扶着椅子的边缘,让自己没有空手的机会,去拥抱这个自己也思慕已久的女人。她坐在了他的膝盖上,醉红的脸贴了上来,喃喃自语:怎么办,我爱上你了,一个有妇之夫,你说怎么办,你要我吗?”她爱他,他也爱她,当时如果要了这想念已久的美妙的纤柔的酮体,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可他不能,绝对不能。他放下酒杯,双手很用力地推开她偎在他怀里几乎失去重力的身体,温和地说:“别这样,晨晓,你、你醉了!”

“我没醉,我今晚一定要借着这酒劲向你表白,而且我知道你也爱我,你要了我吧,今晚,我是心甘情愿的,要了我吧!”顾晨晓薄薄的丝绸蓝裙下,情欲的烈火似乎要贲张而出,烧了她,也烧了他。在爱的欲火中,艰难地挣扎着,肖珝痛苦万分,但他宁可烧毁了自己,也不能让顾晨晓从此误了终身。爱她不是占有她,而是要保护好她。肖珝不断地按压着不住地往上窜的欲火,将紧紧缠绕在他身上的似水蛇柔软的身体,果断地剥离。有些粗鲁地将顾晨晓的身体推开,自己故作十分生气地甩门而去,他必须狠心地断了身后的这爱的情丝的缠绕!

昨晚,肖珝虽然战胜了自己的身体,但内心却早已溃不成军,他不知道如果有第二次,他会不会逃得出来?

子珍轻柔地弹奏着锅碗瓢盆交响曲,肖珝内心翻腾着,喝下子珍盛上的粥,吃下子珍剥好的鸡蛋,得到这样温馨而安宁的生活,是多么的不易,他绝不能负了子珍,坏了这份的宁谧安好。

回到公司,刚走进办公室的大门,人事部的小张便鬼头鬼脑地跑了过来说:肖总,你知道吗,顾晨晓昨天辞职了!”慌乱中,肖珝的手机叮当跳出一行字:事实证明我没有爱错人,谢谢你,保全了我,给了我一份稀世真爱,你永远的蓝玫瑰,后会无期!”

原来,顾晨晓早已做了准备,在她二十九岁生日的那天,她决定大胆的爱一回,无论结果如何,她都会华丽地转身离去。肖珝呆呆地看着那一行的字,不由自主地伸出手,一边把这段话复制珍藏,一边默默地说道:”后会无期,我的稀世蓝玫瑰!”

继发性癫痫预防方法
儿童癫痫病的中医疗法
癫痫病不再发作还要检查吗

友情链接:

千娇百媚网 | 孕妇可以吃川贝 | 开元骨科 | 驾照场地考试技巧 | 时尚女人服饰 | 我爱查美乐全集 | 图腾龙纹身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