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茶叶的名字 >> 正文

【荷塘】拥抱之后(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他似没有名字但又似有,而我听得最多的却是人们都管他叫“小伙子”。

小伙子的生活看似是无忧的,深居简出的他现在却还挂念着一个人,一个他爱过的人!只是他不知道她人现在何处?

他在日记上的第一页这样写道:“我一直想为你写本书,这个想法在我心中不知已藏了多久,但当我每次拿出纸时,在纸上除了能画出你的画像以外,我真是想不出一个字;画虽画得和你本人不是很像,但这却也能让我念起对你的过往。我想起了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情形,虽然想起了但仍却不知又该怎么开头?

我喜欢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因为我觉得上面的人都有各自的感情,我翻阅着雨停写的书《爱,在三生石》,想从中找到一些灵感,但每次我都是越看越上瘾,结果书倒是看完了,而在纸上写的下的字却不多。原来我的记忆是零碎的,就像纸上缺了一角的画一样,因为少了一角,它就再也不能算是一幅画了。

这天,他把自己写的稿子投到杂志社时,隔了两天,稿子再次被退了回来,杂志社的人说了两个字:“庸俗!”

他因而在家中郁闷了两天,但他仍是再写,只是再也没投过了,他说:“这就当是给自己做个纪念吧!”

一年后,有对夫妻来了他的家,说有事找他,知道事情后,他便心急火燎往外走,那夫妻说:“吃了饭再去也不迟!”小伙子说顾不上吃饭了。

到了街上,他搭着摩托车就走了,他觉得时间仿佛在这一时刻彻底地停留了,等了似乎有半个世纪!到了那地方,虽然知道会经过一翻周折,但他知道一定是会见到她的!

然而人倒是还没见到,却先见到了走出来的医生!

医生已经下了病危单了,说是若再找不到相同的血型,就算是大罗神先也无回天之力了!他觉得不相信但更多的是觉得这就像电影里演的一样。

他终于见到了她,但她却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她已经睡着了,一个女护士见他进来,就走了出去。护士走后,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看着她的脸,只是觉得她消瘦了。

回忆中,很多年前,他只叫她“静”,那时他说这是独一无二的专称!她也还叫他“涛”,那时她也说这只是因为他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是“涛”。

她终于醒了!他不知该说些什么?来的路上本想了一大堆的话,但此时却只挤出了这么几个字:“你醒啦?”他本是想去扶她,但终还是没伸出手。

她说:“你怎么来了?”

他说:“你有事,我能不来吗?”

她过了很久才说:“是我妈告诉你的,对不对?”

他说不出话,只是点了点头。

她说:“我妈不跟你说,你是不是就不会来?”

他仍只是点了点头但后又连忙摇头。

“我就知道!”她的眼睛看着窗外,不再看他。

他解释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和你从来都没分开过!”

“以前是那句话,现在你还是那句话,只是现在我有男朋友了。”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

“他比我高,比我帅,而且还有钱!对不对?”他虽是口上说着但自己都听出了自己说的这话显得有些有气无力了,这又像是早已猜到的结果一样。

几分钟过后,他才缓缓地说:“他在哪?”

“你不相信是不是?”

“不,我信,我如何能不信?”

“那你还问这些干嘛?”

“不是,我只是想看一下,他是否如以前的我一样的爱你?”这话,本来是他那退稿上的一句话!他本来是写给自己的,但这时却倒像是亲口又念给自己听了一遍。

“他回家给我带饭去了。”

“你们住在了一起?”

“我俩本是打算下个月情人节就结婚的,但没想到……”后面的话却说不出来了。

只是顿了顿又说:“看到我现在这样,你高兴了吧?”

他傻笑着说:“你有男朋友了,为什么还要叫我来?”

“我没有叫你来,是你自己要来的!”他这才想起确实是自己来的。

这时门口走进一个男人,他身上的衣服又旧破,和进门这个男人身上的衣服相比简直是天地之差!男人说自己叫易杰。

她对易杰说:“你来了。”

易杰把饭放在床头柜上,却走出了门去,一会一个护士拿着一瓶像葡萄糖一样的瓶子进来,给挂在了她的床头。他这才发现瓶子里的点滴已经打完了,而她自己却也没注意到血在往回流了。

看着她跟易杰说:“这就是我跟你说起过的那个人。”她没说他的名字,这让他听着心里却不是个滋味!

他从见到她的那时候起,心里也是承认着自己依然还喜欢她,只是已少了那份想要拥抱的冲动!才知原来再深的情义,它也会因为时间而变浅!再相爱的人,它也会因时间而淡忘。

易杰伸出手,他却不知何故?只见易杰笑了笑说:“请随便坐!”

他向四处看了看,却没发现一张凳子。

易杰用勺子一勺一勺地在喂她吃饭,她时不时地会心一笑,但眼睛却偶尔会向小伙子瞄上一眼。

他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就是来看她们是如何秀恩爱的,再也看不下去了,便走到了窗前,他不知道该想什么,只是觉得脑子很乱,很乱!

这时两个人走了进来,回头见原来是她的父母,虽走了过去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易杰站起身说:“爸妈,你们回来啦!”易杰说:“爸,你不是说去城里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只听她的父亲说:“路上出了点事,不去了!”而当易杰询问着是什么事时,这时的他却发现她的父亲看了自己一眼!

这让他似乎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她的父母不过是路过自家门口罢了,别人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却没有要自己来的意思。现在知道有一个成语可以概括此时的情形,那就是“自作多情”但又想想,这场景似乎早已没有了情字可言,对现在的自己至少是这样的。

小伙子走出了门,向楼下走去。

她的母亲从楼上跟了下来说:“你去哪?”

“回去!”

“我知道你是还在意她的,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想救他吗?”

他记得以前她的母亲在电话里的提及她时,总是这样说我女儿怎样怎样,而这次虽是第一次见到她母亲,但却没有那样的语气了。

“怎么救?”

“用你的血!”

“我的血?”这时一个念头却涌上了他的心头:原来人果真都是自私的,自己是为了见她最后一面才跑了来,而她却只是在自己面前证明易杰有多爱她,而她的父母又是什么样的心态?自己何时又变成一个可有可无的替代品?

尽管这样猜想着,但他还是说:“您怎么就知道我的血型一定和你女儿的相符?”

只见她母亲从提包中拿出一张纸,他借过纸一看才发现上面竟写着有自己的一切信息,包括自己的血型;这是医院的化血证明,记得自己只化过一次血,但那却是在北京的事了。那次她也在,当时,自己只是叫医生顺便把血型也写在了上面。

“这是您从哪弄来的?”

女人说:“我在我女儿的包中找到的。”

“是什么包?”

“是在钱包!”

“阿姨,这事,我答应了,多少血我都给,只要我有!”说着他便向楼上走去。

“阿姨,您怎么不走?”

女人为难地回道:“我女儿需要得不是你的血!”

“那是什么?”

“是你的骨髓!”

他多少也听过关于骨髓的事,听说人只要没了骨髓,就算不死也只是个植物人。

“你怕了?”

他刚听到时,心里是有点怕,但想起那张纸,又说:“别说是骨髓,只要她能活,就算是命我也是可以的!”

女人微笑着说:“好!我们这就上去!”

走到门口时,女人叫他就在外面等着,女人进去后给把易杰也叫了出来,易杰见站在门口的小伙子只是微笑了一下,便下了楼去。

当女人给女儿说有相同血型的人时,没想女儿却说:“妈,不会你说的是他吧?”因为她知道那一定是他的血型。

女人说:“对,对,就是他啊!”

她的父亲说:“我们怎么能用别人的命来换自己女儿的命呢?”

随后女人和男人开始激烈争论了起来。

“妈,你们别吵了行不行?爸说得对,我是死,也不会用他的血的!”

“是你妈说得对!既然有人为你死,那就让他去吧。”

她哭着说:“他这不是为我,他只是在同情我、怜悯我而已!妈,您知道吗?”

他在外面听到这话时,却再也忍不住,便走了进去。

此刻,三人都惊愕不已!

女人说:“我不是跟你说了,叫你进来,你才能进来啊?”

“阿姨,你不要说了!”

她看着他说:“你还觉得这不够,是不是?”

“不是!”说着便抱住了她,一开始她想挣脱开,但最后放弃了,因为他说了一句话,只是一句话而已。

“你以前常说我欠你一个拥抱,现在我还给你了!这个拥抱之后,无论我再为你做了些什么,这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与爱情无关!”说到最后时,她只听到他哽咽了。

他起身后,她却再也没看见他的脸,他走到女人面前说:“阿姨,医生说什么时候可以动手术?”

女人说:“主刀医生说只要有合适的人,什么时候都可以!”

“那好,我这就去。”女人和他一起走出了屋。

她哭泣着说:“你回来,你回来!”

手术前,医生说要先打麻药,打完麻药后,他却睡过去了。

第二天,他也不知自己为什么还要醒来?醒来时,才发现自己竟睡在她睡过的那张病床上,而她却不知去了哪?守在身边的是她的母亲,这次病房里却有了两张凳子。

“我为什么会没事?她去哪了?阿姨,静,她去哪了?”

见女人不说话,只是不停地落泪......

他又问着:“她人呢?”

“死了!”

“怎么会死呢,不是说能救的吗?”

女人说昨天晚上因为晚了一步,女儿刚推进手术台时,便再......

之后的话,女人却说不出来了。

他知道,她一定是坚决不同意用自己的骨髓才会死的。下床时,才知阿姨说的一点也没错,不然自己怎么会完发无损?

他急切地问着:“她人在哪?”

女人说:“就在楼下。”

他急匆匆的走到了楼下,却怎么也没看见有静的身影?他站在了原地,心想或许静是被灵车拉走了,他恨自己为什么睡了那么久?竟错过了见她最后一面的机会!

“你就这么希望我死吗?”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这是她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

果真是她,只是她把衣服换了,头发也扎了起来,衣服是原来自己送给她的淡红色衣服,只是她一直没穿过;还记得自己说喜欢她弄成熟一点的发型,她也说她自己喜欢穿靴子,但在自己面前却一直没见她穿过。

他笑了但却没上前,因为看见了另一个人就站在静的身边,那是易杰。

她走上前:“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

“什么答案?”

“你就是我的答案!”

他转过身说:“你难道就不考虑你男朋友的感受吗?”

“我知道他不会介意我这么说的!”

他转过身惊奇的说:“是吗?”

“他现在已经算是我未婚夫了。”

他长吁了口气!说:“那好,我祝你们幸福!”

“你是真心的吗?”

“自然!”小伙子转身走了,但没走多远却听她委屈地说道:“易杰,只是我一个普通的朋友。”

“是吗?”他的话带着颤音,所有的人都听出来了。

她流着泪,已然泣不成声,但嘴里仍是说把话说了出来:“涛,你知道我说的未婚夫是谁吗?”

“知道。”当他说最后两个字时,却已和她拥抱在了一起!他自己也不记得她有多久没有这样称呼过自己了。

“现在是你欠我一个拥抱了!”

“我可能只有等到下辈子才能还你了!”

他松开了手说:“为什么?”

“因为这辈子还不能过完。”

“我就要你这辈子,不要什么下辈子!”

这时,周围响起了一片掌声,一个声音说:“我女儿,她不是想要你为她付出生命,她只是想要你是否能有份可以值得她依靠的感情。”

这时的他才算明白过来,原来静的母亲是医院的护士长,这场戏,就是想知道这两人是否还相爱?

“你真笨,你想如果我真是需要骨髓的话,还用等到你来吗?”

“也是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

“其实你不是什么偏执,你只是什么事都是一根筋而已!”

“以前你对我说过一句话,虽然只是在电话里,但我现在仍记得!”

“如果是让人伤心的话,那就不要再提了!”

三十二年后,她还是她,而他早以被人叫做了“大叔”。

这天,她们一家要搬进了一栋刚买的别墅,而她在整理衣物时却在一个废弃的衣柜里看到了一张纸,纸上写着:爱得唯美,伤得别致!

天已是黄昏,大街上有两个人在人群中散步,但在那两人的身后却是流言四起,男孩拉起女孩的手想尽快离开。

女孩说:“流言除了羡慕妒忌以外,不过就是别人的不解,我从来都不介意这些!”

男孩欣喜地说:“那我也答应你,一年后就会上你家娶你!”

女孩:“如果你没来呢?”

男孩说:“那就是我死了。”

女孩打了男孩一巴掌:“我不准你胡说!”

男孩却笑了。

一年之期眼看就要将至,出嫁的那天,女孩穿好了嫁衣,看着家里坐满了客人,女孩激动不已。

然而下午五点半时,却传来恶讯:“男孩在迎亲的路上,出了车祸!男孩被车轮轧得血肉模糊......”

女孩得知消息后,几乎昏厥!

等女孩穿着嫁衣赶到医院时,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

女孩刚到手术室时,男孩刚被推了出来,人已经断气了......

白色的床单上有一团血迹和几个血红色的字!

医生说:“这男孩在进手术室之前,几乎已经失去了肢体意识了,还能写出这几个字,简直就是奇迹了!”

字是男孩用食指写的,字有些歪歪扭扭:肖雪,请原谅我没能做到对你的承诺!

此时,女孩早已泣不成声......

中医癫痫效果怎么样
青海哪个癫痫病医院较好
癫痫的微创手术治疗

友情链接:

千娇百媚网 | 孕妇可以吃川贝 | 开元骨科 | 驾照场地考试技巧 | 时尚女人服饰 | 我爱查美乐全集 | 图腾龙纹身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