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长沙公司转让 >> 正文

红莲劫 20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红莲劫 20

  第五十七章 毒伤

  “拉里瓦什阁下,我希望您和其他召唤师们在未来几个月的正义之地比赛中给我更多的机会出场,这是我的书面申请书。”卡特琳娜站在战争学院的会议室,对拉里瓦什诚恳的说道。

  “你是说在比赛中,优先考虑你上场吗?那么我可以知道原因吗?” 拉里瓦什接过卡特琳娜的申请书,略扫了一眼后放在桌上,微笑的问道。

  “这是我个人的原因,我不想多谈。我知道很多英雄由于个人或者国家的事情忙碌,偶尔会拒绝掉比赛,选人的问题上面让召唤师们头疼不已,所以我想我的这个请求你们一定乐意答应,不是吗?”卡特琳娜自信的勾起嘴角。

  拉里瓦什双手合十,眼睛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跟聪明的女人谈话,似乎永远没有拒绝的机会啊,好的,我答应你,并且如果你愿意的话,其他国家出战缺人的情况下我也会优先考虑你,希望你能够同样不遗余力的去战斗。”

  “当然。”卡特琳娜微微颔首表示谢意,“那么我就告辞了。”

  卡特琳娜刚刚转身准备离开,会议室的门先被打开,进来的人居然是泰隆。

  泰隆走到拉里瓦什的桌前,对他说:“拉里瓦什阁下,我同样请求在所有比赛中优先考虑我上场,理由,和她一样,这是我的书面申请书。”说罢,泰隆也递给拉里瓦什一份纸质的东西,接着看了一眼卡特琳娜。

  卡特琳娜对于泰隆的举动十分吃惊,为了让自己忙起来忘掉盖伦,在诺克萨斯被削去兵权的卡特琳娜只好来向拉里瓦什申请,增加在正义之地出战的机会,但她之前并没有告诉泰隆以及任何一个人她的这个决定。

  拉里瓦什看了看泰隆,又看了看卡特琳娜,耸了耸肩说道:“好吧,既然答应了卡特琳娜,我也没有理由拒绝你,我会尽力安排,期待二位在正义之地更高的表现。”

  走出战争学院会议室,卡特琳娜一个挑眉,看着泰隆问道:“说,你怎么知道的?”

  “昨天看到了你写的申请书啊,然后我就顺便一字不落的抄了一遍,今天跟着你来一起交给他咯。”泰隆看着天空回答卡特琳娜。

  “好啊,你居然敢偷看我的东西!”卡特琳娜佯装生气的样子说道,伸出左手拿着匕首就要去次泰隆,当然这只是他们之间常有的玩笑方式。

  “谁让你放在茶几上面惹人好奇呢!”泰隆抓住她的左手。

  “还狡辩!”卡特琳娜又伸出右手,以匕首靠近泰隆。

  而泰隆同样机敏的接住她的右手,然后深深的看着卡特琳娜,认真的低声对她说:“无论你去哪里,做什么,我都会陪你一起。”

  久违的温暖,虽然说这句话的不是那个人,却依然让卡特琳娜感动的无以复加。“你今天怎么这么油嘴滑舌。”她别开泰隆的手,向前方走去。

  想着刚才卡特琳娜的表情,泰隆不由自主在心底笑出了声:原来我的大小姐也会脸红,知道你害羞的样子有多可爱吗?这样的你,我怎么舍得放手。

  卡特琳娜和泰隆的申请似乎颇为见效,第二天战争学院就发布通知,他们两人被召唤去参加这天下午的比赛。

  这是一场祖安对战皮尔特沃夫的比赛,比赛名单上的其他人,卡特琳娜都曾遇到过,所以她草草看过,并没有很注意,而且她的目光扫过最后一个人的名字时,却着实感觉被什么刺到了一般,名单上赫然写着:迦娜。

  上次迦娜陷害自己,让盖伦误会的事情,至今想起,卡特琳娜心中仍然十分疼痛,本想多多出战忘了那两个人,不想还是会在战场上遇到。也罢,就在战场上面好好的教训她一次。

  召唤师峡谷的比赛开始,双方的英雄各自从己方阵营出发。很快,卡特琳娜便在自己前面的不远处看到了迦娜的身影。

  卡特琳娜一开始便向迦娜发出了凌厉强势的攻击,虽然迦娜皆灵巧的躲过了,但总体来说还是卡特琳娜占了优势。

  看着迦娜轻蔑不屑的眼神,并恣意摆弄着她白色薄纱的裙摆,卡特琳娜心中更是升起一股无名火,握紧匕首就要冲上去给她致命一击。

  而这时候迦娜却悠悠的对卡特琳娜说了一句话:“盖伦会为了我挡住你的匕首,我可以天天跟他在一起为他包扎伤口,而你呢?就算在战场上再厉害又有什么用?”

  听到这句话,卡特琳娜突然回想起那天盖伦为迦娜挡住自己匕首的场景,同时脑中竟还出现了她想象出的迦娜为盖伦包扎伤口的样子,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微笑...卡特琳娜顿时心如刀绞,一时间竟然愣在原地,没有继续完成她的击杀动作。

  迦娜勾起邪恶的微笑,轻轻拂袖,施放出魔法把卡特琳娜击退数步,紧接着从迦娜右边出现的杰斯举起闪着电光的巨锤冲向卡特琳娜,迦娜也跟着继续默念咒语,发动魔法。

  当卡特琳娜从脑海中痛苦的片段画面中回过神的时候,杰斯的巨锤几乎已经要碰到卡特琳娜,这时出现一个深蓝色身影,是泰隆,他一把抱过卡特琳娜,替她承受了来自杰斯,然后回头在抵挡杰斯之时,迦娜发动的魔法也攻击至泰隆身上。卡特琳娜也立即上去帮助泰隆,意识到迦娜是故意激怒她而让她无法进行攻击,于是她集中心智,一记瞬步上去后开始极速旋转,施放死亡莲华......

  这场比赛的最后,祖安一方获胜,而然卡特琳娜根本无心在意这些,因为她发现身边的泰隆从比赛下来就面色苍白,甚至连说话都有些吃力。

  “泰隆你怎么样?”她关切的问道。

  “我很好,可能是有些累了,我们回去吧。”

  然而走在路上的时候,卡特琳娜闻到了血腥味,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她回过头去摸泰隆胸前的衣服,手拿下来却发现沾满了血,原来之前一直以为泰隆因为汗水湿透了的胸前的衣布竟是被血渗透的!

  “这...怎么会?!召唤师峡谷的战斗是不会真实伤害到英雄本身的啊!传出那里一切都会恢复的啊,你怎么会这样?”卡特琳娜立即扶住泰隆

  “我没事,别担心,先...先回家再说。”泰隆艰难的安慰着卡特琳娜。

  回到诺克萨斯杜克卡奥府邸,卡特琳娜赶紧扶过泰隆坐下,给他检查伤口。

  解开泰隆的衣服,卡特琳娜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一幕:泰隆胸口被迦娜用魔法攻击到的地方有出一个碗口大的伤口,且伤口已经溃烂,血肉模糊,边缘呈黑色,似乎是被毒碰过。

  卡特琳娜刚要去碰触伤口,泰隆急忙抓住了她的手,“不要碰,有毒...”话音未落,泰隆面目表情极其痛苦的倒在了沙发上。

  “你醒醒啊!泰隆!泰隆...”

  第五十八章 食言

  “怎么样,这毒可以解吗?”卡特琳娜急切地问卡西奥佩娅。

  卡西奥佩娅检查了一下泰隆的伤口,又用针挑起一点伤口上黑色的血液,仔细观察后回答卡特琳娜:“可以,只不过泰隆要受点皮肉之苦了。”

  “能治好他就行。”看着紧锁眉头,一直处于半昏半醒状态的泰隆,卡特琳娜稍稍松了一口气,卡西奥佩娅作一名一等一的用毒高手,她对解毒自然也十分精通,既然妹妹说泰隆有救,就一定可以。

  卡西奥佩娅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墨绿色锦袋,松开袋口,一条拇指粗细的小蛇蜿蜒着从锦袋爬到卡西奥佩娅的手臂上。

  “你这是...”卡特琳娜看着那条青灰色带着古怪慎人花纹的小蛇不解的问。

  “以毒攻毒。”卡西奥佩娅像是欣赏自己的杰作一般看着那条蛇说道,接着她将手臂伸向泰隆的伤口处。

  只见那条小蛇吐着信子光爬向泰隆胸口,在接近伤口的地方,它张开嘴,露出两颗尖锐的管牙,小蛇的眼睛发出贪婪的红光,接着迅猛的朝伤口溃烂的区域咬下去,那一瞬间卡特琳娜甚至看到了小蛇管牙喷出的毒液。

  “呃!”这一下想必着实让泰隆疼痛不已,原本没有动静的他,在小蛇咬下去的一瞬间忽然睁开眼睛,喉咙发出低吼声,细密的汗水流下青筋暴起的太阳穴,眼神空洞的他猛地伸手去抓小蛇,小蛇灵巧的躲开了,于是泰隆的手重重的抓向自己的伤口,似乎是要撕裂自己的伤口。

  “快抓住他的手!”卡西奥佩娅大喊。

  卡特琳娜听到卡西奥佩娅的话马上去用力抓住泰隆的手,轻声的试图安抚泰隆:“泰隆。是我和卡西奥佩娅,她在帮你治疗,忍一忍,我不要你有事。”

  听到了卡特琳娜的声音,意识模糊的泰隆松懈了手臂上的力度,紧紧反握住她的手。

  “这两种毒相互作用,不仅会让伤者感到疼痛,还会奇痒无比,泰隆,你忍忍。”卡西奥佩娅重新将小蛇放到泰隆的胸口。

  “嗯。”泰隆微弱的应了一句,当小蛇再次咬下去时,泰隆还是被疼的一个抽搐,卡特琳娜的手顿时被泰隆抓出一道红红的印子。

  “中了这种毒,如果没有治愈,则伤口溃烂扩散至全身,不出三日,定会毙命,而就算治愈,这伤口的伤疤是无法抹去了,下毒之人当真是十分阴毒,是那个迦娜?真看不出来啊。”卡西奥佩娅看着那发黑的伤口摇摇头。

  为了盖伦,迦娜竟要置自己于死地吗?现在还白白连累了泰隆受这般苦楚...看着泰隆痛苦的表情,卡特琳娜心头一酸,更加紧紧的握着泰隆那满是汗的手掌。

  过了不久,卡特琳娜惊奇的发现那条小蛇身上的花纹颜色在逐渐变深,由青灰色变成了紫灰色,“这...”她看向卡西奥佩娅。

  卡西奥佩娅似乎很开心的样子,看着小蛇回答:“我的紫月在释放毒液的时候同时也在吸食泰隆伤口的毒,不仅可以治疗泰隆,还可以增强自己的毒性,看样子它精进不少呢。”

  如果是平时,卡特琳娜一定会嘲讽妹妹居然会给这么一个毒物取一个如此柔情似水的名字,不过现在,她只担心泰隆的伤。

  泰隆伤口的黑血渐渐消失,鲜红的血重新流了出来,“紫月”满足的伸出信子,舔了舔嘴边的毒血,慢悠悠的爬回到卡西奥佩娅的手臂上。

  然而这时候一直拉着卡特琳娜的泰隆的手突然垂了下去,原本尚有意识的他没了声息。

  “怎么会这样!他刚才明明醒了!”卡特琳娜看到泰隆又晕死过去,心中的弦再次被拉紧。

  卡西奥佩娅检查了一下泰隆的伤口,又摸了摸泰隆的额头,有些发热,“经过这两种毒的折腾,任再强的人也经受不住晕过去,他现在发热也正常,等烧退了他应该就可以醒了。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给他敷药止血,再配以我拿来的一些药剂服用。”

北京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好,我来给他上药吧,辛苦你了。”

  “姐,最近你对泰隆的关心似乎非同一般呢。”卡西奥佩娅眼中带着机灵的坏笑问卡特琳娜。

  “他也算是我们的家人,当然要关心他。”

  “只是家人这么简单?你一定要明白自己内心的想法哦。好了,我要带着我的紫月去睡美容觉了!”卡西奥佩娅留下一个狡黠的笑容,妩媚的扭着她的蛇尾转身离去。

  卡特琳娜为泰隆上郑州有哪些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药时,发现伤口的溃烂似乎有所好转,看着那血肉模糊的伤口,她实在无法想象泰隆会有多么疼痛。

  给泰隆的额头敷上一块冰毛巾之后,卡特琳娜便坐在床头静静的看着昏睡的泰隆,此时他的脸上没有了平时冷若冰霜的孤傲,长长的睫毛搭在微闭的眼睛上,眉心微拧,浅浅的呼吸,使得他看起来单纯,却又透露出缺少安全感的警惕。

  想起刚才为他包扎时,看到的腹部的那块箭伤的疤痕,那也是曾经为了救自己而受的伤。

  泰隆啊泰隆,我对你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重要到你如此三番四次的豁出性命救我....

  轻轻地握着泰隆的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排名一只手,累了一晚上的卡特琳娜也趴在床边,沉沉的睡去,嘴里还喃喃的说道:“泰隆,答应我,一定要好起来...”

  过了不知道多久,卡特琳娜被泰隆的叫声惊醒,然而睁开眼睛她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到窒息:整个床全部被鲜血染红,泰隆胸前的绷带也被黑血浸透,胸口的溃烂已经扩散的整个上半身,边缘还有半透明的脓疱,而泰隆的脸和全身肌肤都呈现出青紫色,由于疼痛,他的面部五官几乎扭曲,他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卡特琳娜凑上去仔细听才知道泰隆再说:“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无法忍受的疼痛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

  “不要...你不可以离开我...”卡特琳娜发抖的握住泰隆同样在颤抖的双手,慌了神的她没有了平时的冷静。

  听到泰隆的叫声,卡西奥佩娅也赶到他的房间,看到他的样子,卡西奥佩娅不可置信的惊呼:“这怎么可能?!”

  “你可以救他的对不对?你可以的是不是?”卡特琳娜像是找到救命稻草一样的看着卡西奥佩娅。

  犹豫片刻,卡西奥佩娅高声说道:“先给他止血再想办法!不然他很快会失血过多!”

  卡特琳娜已经惊慌的不知所措,听到妹妹的指示木讷的回过身去找绷带,卡西奥佩娅则去拿药。

  而当卡特琳娜回过头再看到泰隆时,泰隆手里出现了一只匕首,卡特琳娜已经猜到他要做什么。

  “不要!”卡特琳娜上前去阻止,可是已经太晚了,匕首被泰隆猛然插进了他心脏的位置,鲜血从他的嘴角溢了出来。

  泰隆侧过头,看着卡特琳娜,挣扎的在说些什么,此时的他已经无法发出清晰的音节,可卡特琳娜却一字不落的读懂了他的话。

  “对不起,我曾说过永远陪着你,现在却要食言了...再见了,卡特琳娜....”

(未完待续)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千娇百媚网 | 孕妇可以吃川贝 | 开元骨科 | 驾照场地考试技巧 | 时尚女人服饰 | 我爱查美乐全集 | 图腾龙纹身图案